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學林 》 藝術音樂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作者:甘茂華  信息來源: 新銳散文

      關于跳喪風俗 

    作為一個土家族散文家,我對土家文化是應該有所了解的。但我不是土家文化方面的專家或學者,沒有做過深入的田野調查和理論研究,所以,關于跳喪之源流,只是個人的一些思考和認識。也可以說,只是一個作家的推理和判斷。 

    我傾向于跳喪起源于遠古時期的“軍前舞”。研究楚辭的專家楊昌鑫先生指出:《國殤》淵源于巴族及其后裔土家族祭祀其鼻祖——氏族社會軍事聯盟首領廩君之“殤”。人類學家潘光旦先生考證:跳喪衍生于土家族地區祭族祖白帝天王征戰之死的“軍殤”。他們的觀點,為我們追溯“撒爾嗬”之淵源提供了有力的論據。 

    為什么說跳喪起源于“軍前舞”呢?當然,“軍前舞”是現代的說法,過去不這么叫。也就是說,跳喪舞有一個從古至今、從源到流的演變過程。 

    從跳喪舞演變過程來看,它經歷了五個階段。它最早叫“大武舞”。史籍《白虎通·禮樂》記載:“武王起兵,前歌后舞,克殷之后,民人大喜,故中作‘大武’所以節喜盛。”周武王靠著前歌后舞的巴人打敗商紂以后,將巴人的戰舞改編,取名為“大武舞”。根據歷史記載,討伐商紂王時,前歌后舞的只有巴人軍隊。所以,周武王所創的“大武舞”必來自巴人。“大武舞”后來被巴人世代演練傳習。 

    第二階段,跳喪舞叫“巴渝舞”。《后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記載:“至高祖為漢王,發夷人還伐三秦。閬中有渝水,其人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數陷陣。俗善歌舞,高祖觀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乃命樂人習之,所謂《巴渝舞》也。”這證明劉邦看過巴人的歌舞,《巴渝舞》在漢朝宮廷里也有表演,而且劉邦下了一道命令,讓宮廷的舞人和樂師學習巴人的舞蹈,叫做“巴渝舞”。 

     第三階段,跳喪舞又叫踏蹄舞。唐代樊綽《蠻書》記載,巴人的舞蹈是“擊鼓而祭,白虎之后,其歌必號,其眾必跳”。跳喪舞的形象呼之欲出。宋代《溪蠻叢笑》記載:“死亡群聚歌舞,舞者聯手踏地為歌,名曰踏歌。”《湖北通志》記載:“巴人好歌,名曰踏蹄白虎事道。”其表演形式,也是繞尸而歌,以弓箭為節,打鼓踏蹄祭白虎。祭白虎就是祭祖先,祭巴人部落的廩君。  

    第四階段,它叫跳喪舞。明清以后,延續至今,在湘西、鄂西保留跳喪風俗的地方,府志、縣志均有記載,所謂處喪,擊鼓而舞,以為道哀,村民相聚,通宵達旦。從武王伐紂算到現在,跳喪舞的傳統保留了將近3100多年。 

    第五階段,跳喪舞又叫巴山舞。這種演變發生在當代,由于物質生活的豐富,精神生活的需要,全民健身活動的普及,長陽的民族民間舞蹈專家覃發池先生索性將跳喪改編成了巴山舞,其中也結合了擺手舞的有特色的舞蹈語匯。舞姿更舒展,更舞臺化,更藝術化。但民間跳喪照樣我行我素,所以說巴山舞是從跳喪舞和擺手舞中派生出來的,分離出來的,變異出來的一種現代民間舞蹈。 

    歸納起來,跳喪舞源流如下: 

    大武舞(周代)   巴渝舞(漢代)   踏蹄舞    (唐宋時期)   跳喪舞(明清至今)   巴山舞(當代)。 

    從伴奏樂器來看,軍前舞用的是鼓,跳喪舞用的也是鼓,出現了驚人的一致。這不是偶然的。虎鈕錞于就是一種與鉦合用,用于號令軍隊行動的軍樂器。它造型奇特,如腰形銅鼓。它的音色,音質,發聲原理,特別有個性特點。演奏時,它的基音比較穩定,給人印象,聲音是一陣一陣的。它是威武勇猛的助陣的鼓,軍鼓。 

    考古學家考證出這種樂器的分布圖,就在古代三峽和武陵地區巴人地域內,具有分布的密集性。作為好戰尚舞、天性勁勇的巴族,他們與錞于的密切聯系,亦是一種必然。 

    華中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張正明說:“一個是沖鋒的時候,一個是為陣亡的戰友送葬的時候,巴人總是載歌載舞的,這一種風格一直保留到現在,這就是清江土家的跳喪。” 

    這種舞蹈的特點,節奏簡單,富有力度,方向統一,確實是輔佐戰爭的基本特點。當時擊鼓號令的鼓,用來統一節奏和方向,這就只能是虎鈕錞于這樣的軍樂器了。一是只有巴人才有帶虎鈕的錞于,二是當時的戰爭也需要它來指揮沖鋒祭葬戰友。 

    從跳喪舞的參與者來看,只限男人,女人不能參加,這確實與戰爭有關。有句話不是說:戰爭,讓女人走開嗎?清江跳喪也說:“男人跳喪,越跳越旺;女人跳喪,家破人亡。”為什么不讓女人參加呢?戰爭是殘酷的,特別是冷兵器時代,戰場上的死亡率相當高。女人要留在家里生孩子,保持種族延續,等兒子長大了,南征北戰就后繼有人。從這個角度來看,跳喪與軍前舞也有一種血肉相連的必然關系。 

    土家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直到今天,歌舞仍然是他們表達生活和生命價值的一種藝術方式。源于軍前舞的跳喪舞,是土家族代表性舞蹈之一,是土家人生命歸宿的壯歌。 

    關于巴楚源流  

    一、巴人的起源: 

    傳說時代的巴人,主要活動于今三峽地區。據《后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載:務相是巴人第一個有名字的先祖。 

    務相時代,一起共同生活的有巴、樊、瞫(shěn)、相、鄭五姓,他們出自一個叫做“武落鐘離山”的美麗地方。在傳說中,武落鐘離山上有兩個幽深的洞穴:赤穴和黑穴。務相所在的巴氏出自赤穴,其他四姓出自黑穴。五姓人要推選一位強有力的領袖,于是相互約定,大家往山崖上的石洞內投劍,投中者就奉他為君。務相的臂力過人,劍法精確,結果只有他一人投中! 
 
    眾人又約定制作土船,載人后能夠在水面上航行,到達彼岸就可以成為君王。這次比賽結果再次印證了務相的非凡本領,只有他造的船能在水面浮行并抵達目的地。 

    于是四姓之人徹底信服,共同立務相為巴人的頭領,號稱“廩君”。  

    二、巴人的遷徙  

    廩君成為五姓巴人的首領后,首先考慮的是巴人生存空間的拓展問題。他率領大家乘船從夷水向鹽陽進發。夷水就是現在的清江,因其流域盛產鹽鹵,所以又被稱作鹽水。 

    鹽陽居住著一個叫做神女的人,她對廩君說:“我們這個地方廣闊富饒,出產魚和鹽,我愿意把你留下來,大家一起共同生活。”但是廩君志向遠大,要為子民開疆拓土,不愿被約束,拒絕了鹽水女神。 

    鹽水女神為挽留廩君,夜晚來和廩君一起共宿,天亮后就化為飛蟲,與大群飛蟲一起,遮蔽了目光,天色像黃昏一樣。這樣過了十余天,廩君覓得了一個機會,射殺了鹽水女神,天空便豁然開朗。 

    廩君于是在夷城建都,成立政權,其他四姓人均為其部下。后來,廩君死了以后,其魂魄永遠變成了白虎。巴人及其后裔土家族人對白虎的崇拜,其實是對祖先的崇拜。 

    清江是一條盛載著悠久歷史和文化的河流。這里是巴人先祖生活的地方,巴人從這里走出來,走向鄂西渝東,走向長江三峽,也走進了歷史。 

    三、巴楚的關系  

    巴人部落為了拓展他們的生存空間,在長江中上游的山地中不停地遷徙,不停地游走,尋找他們心目中的神圣之地。 

    時間很快駛進了春秋。因為近鄰楚國的逐漸強大和壓逼,巴國也異乎尋常地活躍起來。 

    巴和楚,他們一會兒是盟友,一會兒是敵人;一會兒共同征戰,一會兒互相殺戮。他們在糾纏中走過,在你進我退中游走。 
公元前688年,巴與楚就展開了文獻記載中能看到的第一次戰爭。楚文王時,調巴人軍隊進攻申國(在今河南南縣北),巴人軍隊經過楚地那處(今湖北荊門縣東南),乘機占領了那處。這年春天,楚軍在津(今湖北枝江縣西)大敗巴國軍隊。 

    公元前611年,位于今鄂西北的庸國乘楚國大饑荒之際,聯合江漢平原諸國反對楚國,連敗楚軍。秦國與巴國的援軍與楚一道,滅掉庸國并三分其地,巴國分得原屬于庸國的巫山、巫溪一帶。 

    春秋中后期,是巴國最強盛的時期。松滋之戰后,巴國再也無力向楚國挑戰,楚國則不斷西逼,而巴國步步敗退。 

    《華陽國志·巴志》記載:正當巴國外臨強敵,難以應付之際,內部卻爆發了一場大規模動亂。巴國將軍巴蔓子向楚國求援,答應平息爆亂后送給楚國三座城池。勝利后,精忠報國的巴蔓子,處在守信與守土的兩難抉擇之中,最后毅然自斷頭顱,壯烈犧牲,保全了巴國的國土。 

    從英雄的鮮血中,楚王感到了巴人的豪邁和勇敢,也依稀看到了巴國的虛弱和自己的機會。楚國不久就乘機占領了巴國的大片土地。到楚威王時,派遣將軍莊蹻帶領軍隊循長江而上,掃蕩了巴國黔中以西的大片國土。 

    四、巴楚的結局: 

    公元前316年,秦國先后滅掉蜀國與巴國,并對巴人部落實行類似于民族自治的政策以巴制楚。 

    公元前278年,秦國大將白起大舉攻楚,占領楚國國都——郢,楚襄王敗退陳城。  

    自此以后,巴國和楚國再也無力與秦國抗戰。 

    著名的考古學家、科幻作家和人類學家童恩正先生,在他撰寫的小說《古峽迷霧》中,為我們描述了一個最后的消失中的巴國。最后一個巴王率殘部抵御秦軍,向東部祖先的故地撤退,誤入出口是萬丈絕壁的黃金洞,最后饑餓而死。幾天以后,前往追擊的秦軍都失望地回來了。據說巴族的殘余人員已死在川東的崇山峻嶺中,在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中消逝了,也從歷史上永遠的消逝了。 

    神秘的巴人真的就這樣消失在三峽的煙雨云霧之中了嗎?千百年來,人們一直在苦苦尋覓這個民族的背影和遺跡。如今,位于西陵峽畔石牌村的三峽人家風景區,神奇的巴王宮和巴人部落,以及被稱為時光隧道的燈影洞,或許是我們破解這個千古之謎的線索之一。 

    巴和楚從戰國中期進入三峽地區,到戰國晚期偏早時期退出這一地區,其間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結果,為我們佐證了這一段波瀾壯闊的歷史。  

    讓我們穿過時光隧道,從巴人部落的農耕與傳奇,走進峽江歲月的風情與民俗吧。


     作者:甘茂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知名散文家,詞作家。歷任湖北作協理事,湖北流行音樂藝術委員會理事,宜昌市作協常務副主席。已出版各類文學著作15部,獲得湖北文學獎,湖北少數民族文學獎,湖北屈原文藝獎,國家文化部群星獎,全國冰心散文獎,全國五個一工程獎等重要獎項。散文集代表作巜鄂西風情錄》巜三峽人手記》巜這方水土》等。歌曲代表作《山里的女人喊太陽》巜青灘的姐兒葉灘的妹》《清江畫廊土家妹》《敲起琴鼓勁逮逮》等。


相關文章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
·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 永順土司抗倭維護明朝邊疆穩定
· 關于土家族醫藥保護和發展的研究
· 從黔東田氏土司沿革談“改土歸流”的歷史必

遠山的呼喚

中國土家族經濟文化研究協

八寶銅鈴舞

梵凈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環境對土家族文化的影響  
· 論長陽土家族跳喪舞的文化構成  
· 試論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態保護  
· 土家族 “過趕年”辯析  
· 武俠湘西是宣傳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張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還愿儀式解讀  
· 彭家寨鄉土建筑的生態特征對未來建筑發展...  
   土家族文學“靈物母題”的敘事解讀
   武陵山區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生物農業多樣性
   協作互動推進武陵區域一體化發展
   對構建中國武陵山經濟協作區的思考
   武陵山經濟協作區探索民族地區跨區發展
   阿蓬江畔的村莊
   論湘西州旅游扶貧研究
   長陽民間吉祥圖簡釋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