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學林 》 社會發展
女兒會三百年概說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恩施土家族“女兒會”,經歷了300年左右的發展歷程。主要包括清朝至民國時期、新中國成立至“文革”時期和八十年代至現在三個階段。“女兒會”為什么能在幾百年間生生不息,世代相傳,表明它是特定社會政治、經濟、文化條件下的產物,是與漢族及其它民族不同的民俗事象。歷數百年而不衰,表明她己成為土家族苗族地區人民社會經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節俗,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一、清朝至民國時期

     清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3年),十個棚中張、薛二姓族長,倡議在石灰窯建集。約定7月12日這天,由張、薛兩棚族長,主持開辦酒席,召集十個棚族長集會,并邀各姓氏商戶參加。席間,薛氏族長在大紅紙上寫上《開場吉日》公告,貼于石灰窯集中地點楊家棚處。在鞭炮聲中,集市開張。這便是石灰窯建立集貿市場的最早記載。有了集市,人們便陸續上街趕場。最初,女人們,特別是年輕女子是不準上街的。若干年后,或許是由于薛鄉士的開明,女兒們才開始拋頭露面,上街趕場。青年男女借助7月12這天以物資交流為掩體,尋情覓愛,情人幽會。隨著石灰窯建集,男女青年們開始活躍起來,女兒會也由此開始。以后規定每旬2、5、8趕集,于是“十個棚”男女老少逢集便上街趕場。隨著物貿交流的擴大,石灰窯的中坪、小清河、黃家坪、曹家棚、文家鋪均集中在石灰窯集鎮趕場。以至后來,恩施、建始、宣恩、鶴峰四縣邊區以及外地客商也云集于此進行商貿活動,石灰窯不僅成為各地商賈云集的中心,更是十個棚女兒會的發源地。 
    從清雍正五年(1727年)開始,鄂西地區實行“改土歸流”,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完成。元明至清初,朝廷對少數民族地區實行“羈縻懷柔”政策,自清雍正開始,清政府鼓勵山民上山開荒種地,誰開墾誰受益,可“永準為業”,無人認墾的荒地政府實行召民開墾政策,于是山外又有不少客戶搬到鄂西地區來。石灰窯離城200多里,亦受改土歸流之益,人口增多,農耕繁盛,物茂谷豐,人們的集市交流更加活躍了,一年一度的女兒會得以不斷沿襲下來。 
    清同治五年(1866年),石灰窯集市已形成一定規模。到光緒十三年(1887年)石灰窯的薛氏、張氏、黃氏開始發展厚樸,大興中藥材生意。是年,石灰窯“易同興”藥號開張,湖北、湖南藥商紛紛前往購貨,同時雇請湖南常德中醫毛世輝到石灰窯坐堂行醫。藥材市場促進了女兒會的發展。 
    民國初期,石灰窯成立了商會組織。為活躍商貿,促進社會交往,商會規定農歷逢雙日為熱場,單日為冷場,7月12的女兒會仍逢熱場。這一天,不僅宣恩、鶴峰、建始等縣的人來趕“女兒會”,就是湘、川、黔等省的商販也不少,尤以湖南最多。外地客商的加入,使小小石灰窯鄉場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生意火爆,買賣興隆。據在該地當過聯保主任的鄧達三講:每年“女兒會”都很熱鬧,平時有抓兵拉夫現象,到這天都沒有了,因為鄉保人員都趕女兒會去了,就連扯皮打架的也沒有了。 
    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石灰窯建立了鄉政權(石灰窯鄉政府)。集貿市場逐步繁榮,外商大增,常駐丁友財、鄧達三、鐘福全等家客棧,設立布匹、日雜、百貨攤點,貨攤擺滿街市。同時換取石灰窯的當歸、黨參、天麻、厚樸等名貴藥材,運銷湖南、廣東等地。因此每年參加“女兒會”的外地生意人日益增多。而石灰窯的女兒們在長期女兒會的薰陶下,也善于交際,十分好客,尤對外地客人特別友善,不少當地女子與外地客商在“女兒會”上一見鐘情,結為終身伴侶,并落戶當地。常令本地青年羨慕和妒嫉。土生土長的石灰窯人馮永德講:“……石灰窯只發外地人,不管是娶妻生子還是做生意,凡是外地人在石灰窯安家落戶的,一發人(子孫多),二發財(錢多)。” 
    大山頂女兒會的形成在時間上略晚于石灰窯。改土歸流前這里人煙稀少,清政府鼓勵墾荒,許多外地客戶相繼在大山頂落籍,開荒種植藥材。據當地退休教師李傳章介紹,他祖上遷到這里已有七、八輩人了,以藥材種植為業。在響板溪附近,編者找到了李氏祖墳,墓碑立于“皇上光緒七年小陽月”(即1881年10月),墓主人叫李福全,是大山頂首批種藥興場的開拓者之一。推算起來,李家來大山頂至少有180—200年了。圍繞藥材的種植和外銷,山上的主要幾戶人家商定場期,趕場的人多了,就逐漸形成了女兒會。 
    大山頂女兒會在建國前也經歷了一個發展時期。早些時候,這里的男女在趕集時相互看中,便邀約到不遠的大樓門的獨筍山下談情說愛。如果幾個后生同時看中一個女子,便要通過比武來決定誰擁有該女子。據傳某年有三個男子同時愛上了一個女子。女子便提出條件:你們三人如果誰能上獨筍巖采到“九龍盤”(傳說是9條蛇守護 著的一種中草藥),我就歸誰。三位后生互不相讓,爭先恐后去爬獨筍巖。獨筍巖位于大樓門處,一巖突兀沖天,高數十丈,當地老百姓俗稱“日天筍”(見彩圖)。四周懸崖峭壁,非藝高膽大的人實難上得去,更何況還要采到“九龍盤”藥了。比賽開始,只見一英武后生擇隙攀援而上,只一頓飯功夫,便上得巖頂,采到了“九龍盤”,成為女兒的意中人,其它二位只好望巖興嘆了。自此后,凡女兒會上勇敢的小伙子,便是女兒們競相追逐的對象。大山頂女兒會也便在這種神話和傳說中逐步發展起來。到了20世紀初,隨著藥材的外銷,女兒會便與藥材貿易結下不解之緣。大山頂上的中藥材質地優良,又兼有女兒會的吸引,使得外地藥商紛至沓來,也有不少商人與本地女兒結緣。因此,解放前外地人落戶大山頂成為普遍現象。 
    二、新中國成立至“文革”時期
      
    新中國成立后,石灰窯、大山頂和各地農村一樣,黨和政府組織農民發展生產、百廢待興。石灰窯建立了工商業聯合會,規定雙日場期不變,“女兒會”較之以往更熱鬧了。 
    改土歸流后,封建婚姻制度束縛著兒女婚事。鄂西大部分地區兒女婚嫁全由父母包辦,婚前男女不得見面。年輕后生,正頭臘尾,攜帶禮品,到岳父家拜年辭歲,婚前男女盼望見面心切。相傳有個后生到女家拜年,來了幾天還見不到未婚妻,臨別心生一計,故意把鞋帶扯斷,假裝到室內找針線縫鞋帶,才在閨房中見到女方一面。而在石灰窯、大山頂的青年男女就幸運得多了。 
    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頒布后,男女青年婚姻自由了,待字閨中的女兒,盼望娶媳婦的后生,更加希望“女兒會”給他們帶來美好的愛情和幸福的家庭。因此,“女兒會”越來越成為名符其實的“女兒會”了。建國初期,外地來參加工作的青年干部,成了“女兒會”上的“俏貨”,他們入鄉隨俗,趕“女兒會”,對歌傳情,相約終身。有一個真實的故事在女兒會上傳為美談,當時“革干”畢業的建始籍青年干部小石,從縣委調到濟安區工作,就在石灰窯女兒會上認識了他現在的老伴,成為白頭偕老的美滿姻緣。1953年農歷7月12日,是建國后石灰窯十分熱鬧的一次自發性的女兒會。早晨的太陽照在初秋的高山上,給人溫暖而涼爽的感覺。一位剛滿18歲、扎著辮子的施姑娘起了個大早,收拾打扮一番,便來趕女兒會了。她找了個位置,放下裝著梨子的花背簍,等待有人來買。不多時,只見一個20出頭的小伙子笑盈盈地向她走過來。姑娘聽人說起過,眼前這位青年就是鄉里的石同志,不禁心中竊喜。石同志和施姑娘經過“討價還價”,最終把梨子買到了手。兩人在回家的路上談得投機,英俊瀟灑的石同志讓對方心花怒放,聰明漂亮的施姑娘讓小石一往情深。一天,施姑娘約石同志拜見丈母娘。石同志一進屋,施姑娘和她母親便高興地出來迎接。又是燒苞谷托,又是捧出核桃板栗,讓小石吃。小石心里一陣暗喜,他聽人說,初次拜見丈母娘家,如果把高山出產的核桃板栗都端出來了,就說明丈母娘喜歡這個女婿了。后來她們相約到子母潭邊、八仙峰下,對歌戀愛,感情日深。第二年5月,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他們喜結良緣。一晃50年過去了,2004年5月,他們的同事、朋友都來慶祝他們的金婚。如今,老石逢人便講,是女兒會使她遇上了心上人,是自由戀愛使他們白頭偕老。 
    五、六十年代,女兒會主要以文藝匯演和體育比賽為主要內容,同時也以集貿市場物資交流為主。到了7月12這天,各鄉村以及邊區鄉村組織的嗩吶隊、花鑼鼓隊、擺手舞隊、板凳龍隊依次上場獻藝,還有老藝人演出的被窩戲、猴把戲,有幾十號人演出的儺戲,真是應有盡有,異彩紛呈。據65歲的退休教師周興普回憶:1963年的石灰窯女兒會,四縣邊區組織了文藝匯演,建始縣官店區銅錢鄉自創的節目叫《十唱石灰窯》,唱出了石灰窯解放后的變化;石灰窯創作的一個話劇,周興普演張鐵匠,其妻朱秀珍也在劇中擔任女主角,石灰窯小學教師張漢卿擔任小提琴伴奏。 
    “文革”期間,在那個“突出政治”的年代里,大躍進的冒進,三年自然災害的艱辛,本來就給人們心里留下了無法彌合的創傷。加之文革“破四舊”,自然會沖擊到傳統的女兒會。然而,女兒會的思想意識畢竟深深扎根于人們心里,女兒會人們還是照趕不誤,只是形式和內容不同罷了。由于農副產品成為“資本主義尾巴”被割掉,導致物資匱乏,人們幾乎無東西可賣。但在大一統的集體供銷經濟體制下,縣鄉組織緊缺物資到女兒會鄉場上去賣。這一天,人們可以不憑票證,一戶可買到1斤酒、1斤肉或1斤糖、1條肥皂。農民們交了山貨,能搶購到這些計劃物資,也成為一大幸事。這段時間,女兒會上則以《紅燈記》、《智取威虎山》等樣榜戲中的李鐵梅、小常寶等政治藝術女性形象,代替了人們心中的女兒形象。真正的女兒會也被迫轉入“地下”。男女青年不便在公開場合談情說愛,便用人們習慣相稱的“釣魚”辦法來獲取愛情。當時政府干部下到各村搞“運動”,農村女青年參與排演樣板戲,開展文藝活動,與一些駐隊干部混得熟了,就以色釣人。在精神和物質同樣貧乏的年代,未婚的青年干部經不起誘惑,往往上鉤,有的成為美滿夫妻,有的干部有家室,也鑄成一些時代的錯。此時期的女兒會屬于凋零期,民族婚俗之花幾乎被夭折。
      
    三、八十年代至現階段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民族政策深入人心,傳統的“女兒會”又恢復了。但其涵蓋面已不像往日那樣狹窄,而是逐步發展成為融物資交流、文藝匯演、體育比賽、旅游觀光為一體的綜合性的民族盛會了。極大地豐富了當地人民群眾的經濟、文化生活。 
    八十年代初,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激發了廣大農民的生產積極性,石灰窯和大山頂等高山農村擺脫了吃糧靠供應、穿衣靠救濟的局面。基礎建設日新月異,交通條件大為改善,集鎮舊貌換新顏,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逐步富裕起來的人們思索著如何把自己的傳統節日——“女兒會”恢復起來,把她辦得更好。當地政府也把“女兒會”當作促進物資交流、豐富文化生活的盛會來辦。1976年,大山頂成立人民公社,公社所在地設在離響板溪3公里的堤場,響板溪女兒會也從此搬到堤場召開。1979年,紅土鄉開始恢復“文革”中斷的石灰窯女兒會,四縣邊區農民組織文娛體育代表隊,開展傳統比賽活動。主要文藝活動是吹鑼鼓、儺戲和自編自演節目,體育比賽加入了扳手勁、抵下巴勁、舉杠鈴、踢毽子,集體項目有拔河、籃球比賽。1984年8月8日(農歷7月12),石灰窯鄉舉辦了建州(1983年12月1日)以后第一個“女兒會”,鄂西(后改為恩施)自治州的州長李輝軒(地道的石灰窯人)、副州長田壽延率領州市機關干部前往石灰窯趕“女兒會”,使這次“女兒會”盛況空前。并通過各種媒體宣傳,使山內山外,甚至海外都知道了石灰窯有個“女兒會”。許多外地生意人因女兒會而來這里安家落戶。20多年前,市政協委員王興凱還是沔陽一個走鄉串戶賣服裝的小青年,他在漢正街聽說大山頂有個女兒會,便進些服裝于1981年來大山頂趕女兒會。一來二去,天長日久,在一次女兒會上結識了大山頂女青年林春花。他學著當地后生尋找意中人的做法,最后把妹子戀到了手。現在夫婦倆成了大山頂遠近聞名的反季節蔬菜營銷大戶。 
    1989年石灰窯建立區公所,成為全市22個區、鎮、街道辦事處之一,石灰窯集鎮為區公所所在地。區委區公所對石灰窯“女兒會”,極為重視,在籌備建區階段就成功舉辦了1989年規模空前的“女兒會”。這天,州、市政府及其各部門、八方客商、周邊地區青年男女約3萬人云集石灰窯參加女兒會。街上鑼鼓喧天,彩旗招展,物資豐富,人流涌動,各路文藝健兒更是大顯身手,山邊、潭邊、路邊青年男女對歌聲此起彼伏,把傳統“女兒會”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 
    1995年,州、市政府高度重視“女兒會”,首次把“女兒會”搬進州府所在地恩施城召開。這天,恩施市民族路、航空大道人頭攢動,恩施城萬人空巷,十萬群眾同趕“女兒會”。當時參會的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朱純煊感慨地說:“什么叫萬同民樂?這就叫萬民同樂!”這次女兒會已成為融節慶、文化、旅游、招商于一體的綜合性盛會。把生長在鄉里的女兒會,搬進城里開,標志著州、市人民已把女兒會當作土家族地區人民的共同節日,女兒會已成為土家民族的象征。 
    2000年,隨著恩施旅游事業的興盛,市政府為了推促清江闖灘、梭布埡石林的發展,把“女兒會”又從城里搬到離城54公里的梭步埡石林風景區召開。這次盛會加入了不少土家族特色的文藝節目,伴隨千奇百怪的石林風景,土家族的婚俗表演,儺戲、耍耍、蓮香、板登龍一起登臺亮相,使省內外游客和國際友人一飽眼福,流連忘返。這無疑是一屆現代氣味很濃的“女兒會”。 
    2004年,隨著恩施市產業結構調整,農村經濟快速發展,以魔芋、煙葉、黨參、茶葉、當歸、干鮮果等為龍頭的產業帶動了農民收入的提高,恩施市被評為全國魔芋第一縣(市)。為慶祝這一盛事,結合傳統“女兒會”,恩施市又把“女兒會”從鄉里接到城里開。7月12日這天,擴建的民族廣場彩旗飄飄,歡聲雷動,一派盛大節日景象。會場上方《首屆中國魔芋節暨2004年恩施土家族女兒會——相約女兒會》會標十分耀眼。這次盛會,通過對歌比賽,決出了“歌王”、“歌后”、“歌師”。中國魔芋協會名譽會長、83歲高齡的劉佩英教授為全國受表彰的恩施市等8個魔芋大縣(市)頒獎;各種文藝節目異彩紛呈,土家女兒會風情盡情展示,招商引資簽約活動頻頻舉行……整個恩施城洋溢在傳統和現代交織的喜氣中。此時的女兒會,正處于方興未艾的全盛時期。 
    總之,現階段的女兒會已成為一個融節慶、文化、經貿、旅游于一體的綜合性民族盛會了。其主辦者、參與者、空間、形式、內容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從活動空間看,女兒會經歷了由發源地(石灰窯、大山頂)到州城(恩施市),又由城到旅游景區(梭步埡石林風景區、龍麟宮),再從景區到城(恩施市)的空間轉換過程;從主辦者的角色轉換看,女兒會已由民間自發組織,到區、鄉政府主辦,再到州、市政府主辦了;從參與者來看,女兒會由原始的薛家姐妹、鄉民、生意人發展到各界人士參加的綜合體,他們中有普通市民、商界老板、政府官員、文藝體育人士、研究工作者,有黃皮膚、白皮膚、黑皮膚,世界各地的朋友慕名而來,一賞東方的情人節——女兒會。從內容來看,女兒會己由單純的以物資交流為媒尋找意中人發展到文藝表演、體育競技、旅游觀光、招商引資、促進經濟發展的多功能集會了。從形式上看,女兒們不再穿著“三疊水”、繡花鞋、背著篾背簍趕鄉間女兒會,而是穿著時髦衣裙和高跟皮鞋,手拎小巧精致的坤包,胸掛款式新穎的手機來趕女兒會了,她們不再把女兒會當作尋找意中人的場所,而是來品味昔日女兒會的文化函義,觀看熱鬧場景來了。
   (本章根據齊書清、崔在輝、程仕政、賀孝貴文稿編著)

相關文章
·關于傳承與發展土家女兒會文化幾個問題的研究
·“土家女兒會”的文化內涵和現實意義
·女兒會的由來
·“女兒會”的表現形式及其特征
·女兒會的文化淵源
·女兒會產生的歷史背景
·女兒會的文化意義
·女兒會的社會價值
·女兒會的傳承和創新
·情漫女兒會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
·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 永順土司抗倭維護明朝邊疆穩定
· 關于土家族醫藥保護和發展的研究
· 從黔東田氏土司沿革談“改土歸流”的歷史必

遠山的呼喚

中國土家族經濟文化研究協

八寶銅鈴舞

梵凈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環境對土家族文化的影響  
· 論長陽土家族跳喪舞的文化構成  
· 試論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態保護  
· 土家族 “過趕年”辯析  
· 武俠湘西是宣傳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張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還愿儀式解讀  
· 彭家寨鄉土建筑的生態特征對未來建筑發展...  
   土家族文學“靈物母題”的敘事解讀
   武陵山區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生物農業多樣性
   協作互動推進武陵區域一體化發展
   對構建中國武陵山經濟協作區的思考
   武陵山經濟協作區探索民族地區跨區發展
   阿蓬江畔的村莊
   論湘西州旅游扶貧研究
   長陽民間吉祥圖簡釋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