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評說天地
邊鎮的詩歌遺風
                 作者:土家野夫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一
 
    許多年之后,站在遠處回望故鄉之時,似乎才真正窺見那一塊奇特土地的諸多殊勝。當年成長期所閱歷的山河風物片段,在漸老時的溫習中,約略開始構成一組起承轉合清晰的畫面。

    鄂西利川,是一個很少見諸史傳的無名高地。自古蠻荒,巴風夷俗迥異于中原文明。天朝流官的設衙羈縻,還是雍乾之間的往事。也就是說,此地土家苗人的漢化,說來不過兩三百年的歷史。

    在清朝設縣名曰利川之前,這一片楚蜀交界的僻壤,是龍渠土司轄制的區域。龍渠土司的衙門,就設置在后來叫著忠路的古鎮上。也許因為這里曾經是一方蠻民的政治經濟中心所在,于是人文也似乎相較它鎮為盛。

    二

    忠路古鎮形似半島,街前街后各有一河,分別簡稱為前江河與后江河。前江河冬冷夏熱,后江河源自洞穴伏流,于是剛好相反,冬暖夏涼。兩條玉帶在街尾匯合,有個古雅的名字,喚作郁江,倒流幾百里始融入烏江,而后長江乃至東海。

    三十年前我去忠路時,古鎮風貌猶存。前街后街多是土家人的吊腳木樓,河上也是吊橋,滿街溜光的青石板,曲折深巷,歲月仿佛還停留在前清一樣。

    該鎮人家多以手工制作煙花爆竹為業,似乎脾性卻以風流蘊藉聞名。周圍多茶山,其中的霧峒茶,至今還是鄙鄉的名產。相傳本地的另一特產是美女,趕集時放眼打望,也確信此言不虛。

    真正讓我記憶難忘的,是本地人喜歡文藝。在做鞭炮的老譚家夜談小說時,對門開藥鋪的周老漢,長髯飄飄地聞訊趕來,一手拎著酒瓶,一手竟然拿著厚厚的詩卷,要和我討論得失。

    我去鄉下視學,發現民辦陳老師寫得一手好詩。到他那桂子飄香的半山農家借宿,竟可以和他躬耕隴畝回來的老父,對酌高談民國文學。也是在那時,我才知道該鄉在民國年間,有人留學東洋,有人成為賀龍的干將。 

    三

    無論如何喧嚷或窮兇的亂世,我始終相信,在那些偏遠的芁野,總有一絲文脈在暗傳。當年孔夫子說要問道于野,大抵他也是相信民間的道統,能致斯文不斬的。80年代我輩在利川詩歌結社之時,多出于天性使然,實在非關一時之利名。后來風吹云流,天各一方,原以為故鄉亦隨時代卷入商潮,無人再弄這些傷懷錐心的玩意。孰料后來還鄉,卻發現玄都觀里,桃花千樹,江山才人,代出不窮。也許越是荒遠的地方,越能略存幾分古風吧。

    很久沒有再去忠路小鎮了,卻因各種緣分,結識了許多從那里走出來的后進才人。似乎故鄉喜歡文學的,多從那里出發一樣。前幾年回去,有朋友專門給我推薦了諾源,幾番茶酒之后,便果然視同兄弟了。

    諾源身形短小,典型的土家后生模樣;談吐卻軒昂,儼然袍哥遺范。這樣一個小街上混大的底層青年,時常生計難續,卻天生酷愛詩歌——這,確實讓我有些刮目。詩性的毒素,是怎樣在一代一代的邊鎮少年心上,播下它的烈烈火種,其實是我今天猶難弄清的問題。

    四

    諾源的詩歌,放在整個時代的詩卷背景下來看,并不足以使其脫穎而出天下聞名。尤其在詩歌越來越成為私人寫作的今天,詩人的桂冠已經無足重輕。我想稱道的是,他的寫作,天然不屬于那種少數族裔的鄉土吟唱,很自然地就融入了新詩的時潮,渾無丁點鄉野文青的泥土氣。其起點之高,遠在當初我們那一輩詩歌青年之上。

    在網絡時代,個人的寫作早已無需官辦報刊的認定。也因此,他的抒寫完全站在青春生命的個體感覺上。他洋溢全篇的憂傷、憤怒甚至絕望,都是這個分崩離析的社會,給一個平民草莽的刺痛。我幾乎從未在他的詩集里看見膚淺的喜樂,即便是最純凈的愛——這一類詩人最難割舍的話題,在他的胸腔咕嚕時,我仍然聽見的是沉痛——

    我是如何在重蹈覆轍使歲月無聲地漂染著隱秘的苦痛
    被消磨得只剩一張如樹皮的臉
    在蕭條的枝蔓放任所有的喜悅與悲傷,以不為人知的空曠
    看我踉蹌的笛聲如何滾滾馳向毫無防御的高崗

    一個人還剩下多少暗暗飲泣的日子,我從沒忘記過她的沉郁
    忘記過她冰冷的唇瓣在掠過我手指之前的美麗
    惻隱的四月,流瀉的目光怎能與青春重合
    從此,再不見她被月亮裝飾的臉頰泛透紅光……

    我是一個不愛在這樣的文章中摘引作品的人。現在他的詩即將付梓行世,他說希望我能推薦。我和他一樣,是小鎮中成長的文青——自卑,敏感,卻又內心高傲。我只是比他癡長一代,即便怎樣的不喜歡冒充前輩,也終究不忍回絕一個故鄉兄弟的信托。其實,我知道即便是有相似的成長故事,我依舊難以成為他的解人——詩人的骨子里,是自彈自唱的大地橫行者。

    就像他的詩句一樣——沒有誰比文字更懂我,如同沒有誰比孤獨更疼我……
(作者系中國著名自由作家、詩人、編劇)

相關文章
·致大地悲傷的情人
·文化精靈的詩意舞動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藝家座談會隆重舉行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山巔的村莊
· 淡之韻
· 鴿子花的故鄉
· 滿山風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還要目透凡塵百丈
· 王先霈:甘茂華散文評說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撐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莊

土家織錦

最回味充滿父愛的那鍋魚湯

最憶土家過年時
· 哭嫁  
· 梔子花兒開  
·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 畫家苦牛鄧光明在國畫創作中尋找個性  
· 中國紅色文化大使鄧超予出席紅色文化傳承...  
· 雷顯平書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現形式 組詩  
   土家文博人在美國辦展覽
   葉梅 珍視民族性帶來的文化獨特性和差異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國書籍出版社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羅福東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隘口與黃金村
   《土家織錦》樹起土家織錦的歷史豐碑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