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紀實
八大拐記憶

                               作者: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走過許多路,沙土的、石板的、水泥的、瀝青的、鄉村的、城市的……但是,記憶中難以模糊的,還是家鄉的那段山路。因為難走,所以銘記,因為有一個好聽的名字,所以知名度很高。這是打小去幺姨家的必經之路,遠近的人都叫它“八大拐”。
    從老家出發,走三公里上坡,就到了著名的巴東埡。這里,視野開闊,地勢險要,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是巴東和長陽兩縣交界的地方,也是去幺姨家全程的至高點。南來北往的人,背腳的、挑擔的、走親訪友的、甩腳甩手閑游的,到了這里,無一例外都要歇息一會兒。以至這一帶的地皮,甚至石頭,都被磨得光溜溜的,石皮上到處都是隱隱約約用石頭刻在石頭上深淺不一的文字,有姓名、有臟話、有順口溜,后來的人歇息無事,在這里左看右看,使勁地辯認,添加了不少樂趣。再往下走,就是更加險峻的八大拐了。
站在巴東埡俯瞰,八大拐蜿蜒曲折,猶如一條飄帶,從山頂向下緩緩飄落,給人以莫名而畏懼的念想。
    巴東埡到幺姨家約八公里,大集體時砍伐嚴重,除了崎峻的陡坡、矮小的雜草樹木,沒有別的遮擋物,路的盡頭是長陽有名的糧倉——枝柘坪,是長陽最好的地方,有“一枝二磨三榔坪”一說。就是說,長陽三個好地方,枝柘坪排名第一(有上坪、中坪、下坪三部分)。幾千畝稻田,一展平陽,從解放前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一直都是鄉政府所在地。后來,行政體制改革,才合并到漁峽口鎮。幺姨就住在鎮的西頭。
    父母養育我們姐弟七個,我排行第五,前面是四個姐姐,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大集體時,統一出工,是不能隨便耽誤的。七八歲開始,只要是寒暑假,家里出門吃酒的活兒,父母就安排我承擔了。由于年紀小,每次到幺姨家去,都是姐姐們輪流送我到巴東埡,然后遠望著我順八大拐一直往下走。擔心我害怕,過一會兒就喊我一聲,覺得姐姐在我身后,就不怕了。暑假期間,沿路小樹滿滿的是葉子,雜草也很茂盛,遮擋了我矮小的身體,回頭看不見姐姐,有些害怕,便使勁地叫喊姐姐,有應答,就壯著膽飛快地往前走。若沒有應答,我會拼命地哭喊。她們看不見我,聽到哭聲,一邊大聲應答,一邊取下脖子上的紅紗巾,用樹枝頂著,高高舉起,不停地晃動。看到紅紗巾,知道姐姐還在那里看著我,沒有走,于是鼓足勇氣,一股勁地往前走。
     八大拐很長一段沒有人戶,好不容易看到一戶人家,還沒來得及高興,突然竄出一只大黃狗,嚇死我了。情急之下,想起父親告訴我對付狗的絕竅:撿一塊石頭,身子向下連蹲三下,狗就會退去,邊走邊做這樣的動作,人一走遠,狗就不會攆你了。我試著一做,狗果然畏懼,后退不前,終于化險為夷。這個靈啊,至今都倍覺得意。
    那個時代,親戚之間有喜事,都是移風易俗,干干凈凈就告知幾個直系親戚。沒有電話,都是挨家挨戶去接的,哪家誰去一般都有約定。只要是到幺姨家,一般都是幺姨爹在村口接我。玩上三五天,就鬧著要回去,幺姨家沒有閑人,只好利用晚上送我,然后連夜又趕回去。若是約定了回家的時間,姐姐會在巴東埡接我,省去了幺姨爹很多時間。當然,有時也會托熟人帶我回去。
    記憶最深的,是11歲那年寒假,幺姨的女兒出嫁,為重視起見,父母特意安排三姐和我一起去。因為下雪,又有三姐陪著,寬玩了幾天,很享受。我家住二高山,這個季節到處是積雪,幺姨那里是低山,地上都是干的。三姐大我六歲,帶我在鎮上東轉西轉,像進城一樣,感受著難得的快樂。回家那天,幺姨送了不少東西,給三姐安排背一斗大米,給我安排背一個稻草(困難時期,墊在床上用的)。正好,枝柘坪這天有一班人晚些時候要到離我們家不遠處看信(土家族老人去世了,親戚組織吊唁),幺姨讓我們與他們搭伴回家,一直等到傍晚才走。
    回去的路更加艱難,過街不遠就是一架上坡,下半部分叫童家沖,稱小八大拐,上半部分就叫八大拐。整個路從小陡、中陡、壁陡急速過渡,走起來特別吃力。看信的人有好幾十個,走在最前面的是六和班(土家族過紅白喜事的樂器班子,一個吹鎖吶的,一個打鼓的,一個打鈸的,一個打鑼的,一個打馬鐃的,一個打镲镲兒的),后面都是親戚邀約打伴的。我們跟在后邊,好心的人時不時替我們背一背東西,并不感到很累。
    轉過一道拐,又一道拐,到中陡的時候,天已經黑定了,看信的人點燃用杉樹皮、竹篾扎成的火把,沿著陡峭的山路氣喘吁吁地向上攀登。
    進入八大拐,向上望去,晴朗的冬日,無月的夜晚,火把順著道路排成許多“之”字形,象一條游動的火龍,連到山的盡頭,向天上飛去。走在前面的六和班率先登上巴東埡,充滿小勝的喜悅。火龍登高,駐足展示,奏響著名的撒葉兒嗬,鼓聲、鑼聲、鎖吶聲交織在一起,穿透夜幕,響徹天際,巴東、長陽兩縣都能聽到。停歇的時候,身上少了登山的熱度,聽著時而高亢激昂、時而悲蒼凄涼的撒葉兒嗬,不覺寒意襲來,突然有些害怕,本能地向行人中間擠去。我知道,在土家族,撒葉兒嗬是死人了,喪事活動才唱的。
在沒有公路的年代,八大拐承載著巴東長陽人員往來、物資交易的使命,是方圓幾十里最近的交通要道,沉淀著山里人無數激蕩人心的往事。
    聽老一輩講,解放前,山匪擋路打劫多選擇這樣的關隘,容易得手,也容易逃跑,不知多少人在此破財,甚至斃命。所以,經過這里的人一般都會結伴而行。盡管聽起來有些恐怖,有些讓人心驚肉跳,卻無法沖淡這里商貿交易的主渠道地位,只是應運而生了一些保護措施而已。交易的東西有下江來的工業品,如北方的皮貨、江西的陶瓷、沙市的布匹……也有近一點的,如宜昌的鐵器銅器、資丘的鹽,等等。大多是本地自產的,高山的洋芋、蘿卜、包爾菜,低山的大米、紅苕、菜豌豆,都是品質較好的種類。有民謠為證:
    高山的洋芋河下的苕,枝柘坪的大米不用淘;沙坡的花生不要洗,楊家埡的蘿卜嫩搖搖。
    石門的獨活龍坪的煙,包爾嶺的茶葉勝毛尖;孫坪的魔芋銅盆大,板橋上的面條能打圈。
    土坡的桐油清江的魚,高家灣的大蒜是白皮;長嶺的蜂糖像豬油,李家灣的豆腐燒達吃。
    溪溝的石匠白巖的炭,獅子埫的燒酒點得燃;墱上的木匠榫頭好,李天堯的篾器最好看。
    人民公社的時候,每到冬天,低山的人就背著大米到高山糶洋芋種,一斤大米換四斤洋芋種,有的還私下換一些本地沒有的特產帶回家享用,一個回合就是兩三天。開年了,高山的人也會背著苞谷籽下低山糶苕秧,一般是一斤苞谷籽換一把苕秧(100根)。公家辦事,像這類情況,都有一個統一的碼子,沒有誰講價,相互認可就行。
    農閑之際,生產隊會派男勞動力外出抓點副業,增加積累。多半也是走八大拐、穿枝柘坪、翻板凳凹、過石板溪,到招徠河背窯貨。走運的話,一個勞動力一趟可以賺五六塊錢,背時的時候呢,慘唏唏的就不用說了。一次,三叔背了一大筐窯貨,轉來爬八大拐這架上坡的時候,打杵歇息,腳下一滑,身子一歪,一大筐窯貨滾滿山坡,到處都是壇壇罐罐的碎片。這下可好,不僅賺不到錢,連幾天的工分都沒有了。三叔那個失望啊、無奈啊,沒有人能形容得出來。一氣之下,三叔將打杵扔進了路旁的山溝。
歲月悠悠,古道漫漫,這條路留下了無數山里人的悲歡離合,深藏著祖祖輩輩無法主宰的生死別離,訴說著亂世凡塵抓兵抓夫的血淚辛酸,傳誦著鄉紳大佬私塾教化的文化習俗,銘刻著先輩們遭遇水災,拋家舍業,從下江逃往深山的悲慘命運……從它不凡的“履歷”,我們仿佛看到了歲月滄桑的先輩,飽經風霜的鄉鄰,顛沛流離的路人,以及改朝換代的榮辱興衰……在這里,各地人員交融,官民偶遇擦肩,歡欣與悲情同在,希望與失望并存,成就了八大拐的前世今生。
    高中畢業讀師范,搞工作,離家遠了,再沒有走過這條路。據說,新修的公路繞過這片陡坡山地,從枝柘坪經戴家沖、余家墩,直接上到巴東埡,很少有人走八大拐了。說來也怪,每每聽到這些,心里涌起一種莫名的遺憾。


相關文章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山巔的村莊
· 淡之韻
· 鴿子花的故鄉
· 滿山風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還要目透凡塵百丈
· 王先霈:甘茂華散文評說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撐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莊

土家織錦

最回味充滿父愛的那鍋魚湯

最憶土家過年時
· 哭嫁  
· 梔子花兒開  
·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 畫家苦牛鄧光明在國畫創作中尋找個性  
· 中國紅色文化大使鄧超予出席紅色文化傳承...  
· 雷顯平書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現形式 組詩  
   土家文博人在美國辦展覽
   葉梅 珍視民族性帶來的文化獨特性和差異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國書籍出版社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羅福東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隘口與黃金村
   《土家織錦》樹起土家織錦的歷史豐碑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