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詩歌
哭嫁

作者:甘茂華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出嫁是喜事,哭嫁是風俗。 
    鄂西屬偏遠之地,山高,月小,如保鮮罐頭,存有許許多多的古老。有女成人,就許配在前面灣子里,或背后坡坎上,送過去生辰八字,接過來相親彩禮,婚事就算這么定了。此后,姑娘便躲進閨房里,打一件毛線衣,織一匹土花鋪蓋,逢夜便唱歌,帶著哭音,唱父母的恩情,唱哥嫂的仁愛,唱做女兒的苦處,一直唱到當嫁娘那天,就叫個哭嫁。
    凡哭嫁都講究唱的藝術,多半是山曲兒,道盡酸甜苦辣,唱得有板有眼,調子則套用山歌民歌,蠻好聽的。奉勸那些欣賞交響音樂的專家,喜歡搖滾音樂的后生,若是有空了,請來山里聽聽這哭嫁歌。歌的特色是土,不是洋貨。你就是事后回到都市,每每憶起哭嫁,也會心里欠欠的,感情那根弦顫個不停。靜神過細一想,活一輩子也就是個哭哭唱唱的節目。
    常憶及冉家灣的巖洞和山梁上的杉樹,那地方風景很美,又仿佛很原始,母親曾帶我沿山腰那條紅砂路朝外婆家走去。灣里三棟木板瓦屋,像竹筲箕,臉朝灣口。我后來參觀毛澤東故居韶山沖,它的房屋布局正是這種樣子。門前是一塊場壩,好敞亮,夏天歇涼,秋天曬谷子,春天剁豬草,冬天烤太陽。記得堂屋有火塘,似乎一年四季煙火不絕。
    那年臘月間,天氣出奇的暖和,樹木都發芽了,老人估計有倒春寒。十冬臘月好成親,一架紅轎子停在場壩里。冉家灣坎腳下,有個香妹要出嫁了。香妹是初中畢業生,十里八鄉有名的標致姑娘。她嫁到不遠的馬尾坪。據說,那男人是個石匠,成天拿把鑿子在山上打石頭,打碑,打出了很多錢。我們去給她送嫁,她開始說說笑笑,后來就哭起來了。一邊哭一邊唱,傷心傷意地,音調抑揚頓挫,嗓子都哭嘶啞了。
  天上一路過街心,
  地下一路娶親人,
  早晨娶親七把傘,
  夜晚娶親七盞燈……
    這首歌在場的人都不全懂,為什么要七把傘?為什么要七盞燈?只是覺得很纏綿,也很溫柔。香妹唱完一句便要哭幾聲,哭了幾聲便又唱一句,似有什么吐不出口的心事。
    若干年過去了我才明白,她其實早早地就愛上了灣子里教中學的田老師。她平日里送給田老師好多苞谷粑粑,那個田老師把苞谷粑粑又送給餓了肚子的學生。田老師很體貼鄉下的娃娃,學生們都喊他甜老師。
    那次殺了豬,香妹給田老師送了一副豬肝,她說豬肝吃了清目,田老師是近視眼。叫了好幾個學生娃,都不來,那一鍋豬肝湯,她和田老師沒吃出來是什么味。心里記掛那些學生,兩個人都吃得很累,學生們倒歡喜,背后嘀咕,香妹快要做師母了。她和田老師心慈,打起燈籠也難找的一對人,就讓他們在一起打個牙祭親熱一次吧。為此,我很感動,覺得還是這些農村孩子善解人意。 
    去年,我讀了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突然就冒出來那鍋豬肝湯,我才明白了什么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我想所謂輕重,都是靠人心來衡量的。輕松到不能承受的地步了,不是沉重又是什么?若是我在生活中只執一端,我就不懂得愛,不懂得恨,我這雙眼睛又怎么能洞察世態、人情,我這雙腳又怎么能走過山坡、長河呢?
    香妹最后還是嫁了,當然不是田老師,田老師沒有那么多錢,田老師也不會打碑,他只會寫字和算數,田老師也修不起一棟吊腳樓,田老師還是個近視眼呢。香妹終于要離開冉家灣了!我們這些送親客都朝她圍攏去。
  一條絲瓜九道梗,
  媽媽把我送進苦竹林,
  苦根苦蔓苦絲絲兒,
  攀不透空心樹喲牽不出空心林……
    哭嫁歌一顫一顫灑在紅砂路上。眼看那乘紅轎子轉過彎了,人們發現山坳上站著一個很瘦弱很斯文戴眼鏡的男人。他靠著一棵和他一樣瘦的水杉樹,水杉樹長得很清秀,剛長出梳子形小葉兒,很嫩。那個男人摘下鏡子,用手帕揩眼睛,然后抬頭癡呆呆地看著遠山遠水。
    這件事像溪水一樣,很快就流遠了。又過了兩年,我母親說:“造孽,香妹出事啦!”
    香妹嫁到馬尾坪之后,還經常給田老師送好吃的東西。田老師默默地吃,吃完了輕輕地吹簫。他抱著那根竹簫,吹得幾分凄清,幾分幽婉。他鏡片后面的眼睛里蓄著汪汪的水,那水順臉流到尖下巴上,又一顆一顆滴在竹簫上,連簫音也濕潤了。香妹偎在他懷里抽泣,那雙眼睛腫泡泡的像個桃。
    每次幽會,田老師都要吹簫,香妹有時和著簫音唱哭嫁歌。哭嫁歌的訂婚、送喜、罵媒婆、十月懷胎、苦命、女兒恨等等,香妹都唱過。后來,我和文學朋友們談起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時,我便講了香妹忍受不了的孤獨和寂寞。我說,莫說百年,就是一年,那也是很凄涼的。
    香妹那陣子很感嘆,她覺得田老師是個曉得愛女人的好男人。石匠呢,力氣大,脾氣大,只曉得賺錢,從來不疼她。喝了酒賭了錢,半夜才歸屋,上了床就要做那件事,也不管她身上干凈了沒有。稍不如意,拳頭上身,巴掌上臉,也不準喊不準叫。那巴掌常年累月地鑿石頭,糙得像銼子,硬得像鐵,打一次痛幾天。哪像田老師,總是輕輕地,慢慢地,摸她,親她,卻從來不提那件事。
    中秋節那天晚上,香妹洗澡、梳頭、換衣服,穿戴得整整齊齊,早早地回到冉家灣。她叫了田老師,然后沿著長滿杉樹的山梁爬上摸天巖。巖下,一條清江,那條江水已被月亮照得白花花的了。據后來在摸天巖狩獵的老人敘述,當然,敘述這種事往往添油加醋,老人也不例外,說得有鼻子有眼,很神秘。
    開始,香妹嗤嗤啦啦扯開了衣扣,把田老師的手使勁按在她的乳頭上。田老師痛苦地顫栗著,緊緊摟著她,一遍又一遍親香妹的奶。后來,香妹脫了衣服躺在山巖上,就像一根剝了皮的白柳條,在風中擺來擺去。她的黑發襯托著她的身子,月光下像銀子一樣白凈。

    我有一次看意大利威尼斯畫派的開山祖師喬爾喬內的杰作《沉睡的維納斯》,就聯想到了香妹那天夜里在摸天巖的情景。它屬于香妹生命中的某個節日。雖不算熱鬧,卻很生動而豐富。
    在一片寧靜的月光中,一位少婦躺在山頂上,她整個身軀裸浴著月光,那兩條手臂搭在腹部,天然的美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田老師抱著她,暴雨般吻她。香妹嚶嚶叫著:田哥,我都把給你,把給你!這個時刻,仿佛清江漲潮了,波濤起伏,月光搖滾,天地崩裂!隔了很久,才漸漸地歸于沉寂。
    狩獵老人說,他聽見吹簫,又聽見唱歌,香妹唱的哭嫁歌。緩緩地,似涼悠悠山風。
  灣里螢火飛向東,
  去給哥哥做燈籠,
  燈籠少了認不得路,
  眼淚化著螢火蟲……
    狩獵老人對我母親說,三嬸,都怪我,不該馬虎。我以為唱完歌他們就要回家的,沒想到兩個人抱到一起,一縱身就跳下了摸天巖!那么高,水又急,在下游撈起來,兩個人還是抱著,掰也掰不開,只好合埋在一個墳里。通知石匠,石匠不去看,只說,死了算了,活著連我也難活呢。石匠那天喝多了酒,差點把腸子都吐出來了。結果,石匠連香妹的墳也沒有去看一眼。
    我母親倒惦記著要給香妹上一次墳,但始終沒去成。母親得了風濕性心臟病,常年躺在床上,有時出個門,也是走幾步歇幾步喘幾聲。母親就這樣躺在床上對我說:你曉得香妹的屬性嗎?她屬蛇。她最愛唱的一首哭嫁歌,她出嫁后一直沒唱過。媽來唱給你聽吧:
  千變萬變莫變蛇,
  變根竹子十二節,
  哥哥做個長管簫,
  一天把它吹到黑……
    母親一唱,我心里就跑出一乘紅轎子。原本歡樂的調子,被母親唱得凄切哀怨,使我體昧到人生蒼涼。我不曉得那個叫薩特的哲人,是否了解山里的哭嫁歌也是一種存在呢? 
    又過了大概半年的時間,我家來了個客,就是馬尾坪那個打碑的石匠。他給母親送了新茶、新米、新鮮雞蛋,還送了一張毛筆寫的紅帖子。那石匠對我母親說,他又找了個冉家灣的女兒做媳婦,接三嬸去喝杯喜酒。我母親說,你這個人福氣不淺哪,還盡找冉家灣的標致姑娘,硬是財大氣粗么?我在害病,走不得遠路,只好多謝你了。等那石匠走了,我母親對我說,哪里是走不得路,我是怕聽那哭嫁歌。
    母親怕聽哭嫁歌,我呢,其實是又怕聽又想聽的。清明時節,我曾代替母親來到冉家灣為香妹祭墳。我想聽香妹再唱那首她喜歡的哭嫁歌,但只聽風吹竹林響,終是沒聽見香妹那個嘶啞的嗓音。面對一丘黃土,無言話凄涼。
    很久以后,我聽香港歌星葉倩文演唱的流行歌曲:歲月不知人間多少的憂傷,何不瀟灑走一回……我才領悟到香妹臨死前那一幕,是何等瀟灑,何等果敢!記得有篇關于似水流年的文章,比喻生命似一串古老的風鈴,只有在某些有風的下午,才奏出一串細碎的歌。或許香妹就是如此。或許人生也是如此:該唱的要唱,該哭的也一定要哭。
    只是我母親不理解香妹的死,便一直念叨,何必說死就死呢?人吶,哪能跟命爭呢?聽說石匠二婚那天,冉家灣妹子又唱了一籮筐哭嫁歌。所有人都明白,這是山寨的規矩:出嫁是喜事,哭嫁是風俗。頭婚二婚都一樣。


相關文章
·鴿子花的故鄉
·滿山風情白溢寨
·卞毓方:拔出還要目透凡塵百丈
·王先霈:甘茂華散文評說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山巔的村莊
· 淡之韻
· 鴿子花的故鄉
· 滿山風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還要目透凡塵百丈
· 王先霈:甘茂華散文評說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撐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莊

土家織錦

最回味充滿父愛的那鍋魚湯

最憶土家過年時
· 哭嫁  
· 梔子花兒開  
·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 畫家苦牛鄧光明在國畫創作中尋找個性  
· 中國紅色文化大使鄧超予出席紅色文化傳承...  
· 雷顯平書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現形式 組詩  
   土家文博人在美國辦展覽
   葉梅 珍視民族性帶來的文化獨特性和差異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國書籍出版社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羅福東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隘口與黃金村
   《土家織錦》樹起土家織錦的歷史豐碑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