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風采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作者:葉紅專 信息來源:紅網湘西站

    人們常說生命如歌,在我們人生之歌里,總有一些音符和節拍是那樣特別,那樣令人難以忘懷。在夜闌人靜時,記憶的閘門有時不經意的打開,思緒在過去的歲月中游走,那些生命中難忘的片段,便會像翩飛的彩蝶撲面而來,而最清晰、最絢爛的片段,便是四十多年前那蔥蘢的知青歲月。

    永遠忘不了知青開拔下鄉那天的情景。我清楚地記得,那是1975年3月22日,春分后的一天,正值一年中最美的時節,花草在拔節生長,鳥兒在枝頭鳴唱,大地處處生氣勃勃。我們龍山一中幾百名高中畢業生,即將奔赴農村廣闊天地,成為新一批下鄉知青,此時的心情恰如這美好的季節,充滿希望與激情,滿懷憧憬與夢想。我們胸前佩戴著大紅花,肩上背負著被褥行囊,心中懷揣著“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理想,齊刷刷地站在軍綠色的解放牌汽車車廂里,向前來送行的親友揮手道別。母親臉上寫滿了不舍與牽掛,而“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我們,心中雖有對家的眷戀,但更多的是響應偉大號召成為知青的光榮,是對全新而又未知的人生旅程的期待。隨著一聲汽笛長鳴,車子徐徐開動,緩緩加速,漸行漸遠,我們的心卻比車子跑得更快,早已飛向前方那未曾踏足的村寨、田野。

    我們那批上山下鄉知青,戶口先落到公社生產隊,一開始就到落戶生產隊勞動鍛煉,然后再集中到知青場。我插隊落戶的地方是龍山縣興隆公社白洞大隊第一生產隊,鄉親們世世代代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生活,保持著淳樸、善良、寬厚的農民本色。當時農村生活很苦,糧食十分緊缺,我們這些十六七歲的青年人經常吃不飽飯。但鄉親們對我們這些插隊落戶的“城里伢”很關心,有時還把藏在谷殼里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臘肉拿出來,也會特意在菜里加點油,干農活時對我們也特別關照……我落戶在第一生產隊向老隊長家里,向老隊長六十來歲,性情忠直憨厚,平時話語不多,但我時常能感受到他對我關心呵護的溫度。插隊的第一天,老隊長叫我先休息,我想當知青就是來勞動的,怎么能休息呢?非要跟大伙一起挑石塊、搬木頭修大隊部。一個上午下來,老隊長看到我疲憊的樣子,下午便給我換了個活兒,安排我隨婦女隊挖田坎種黃豆,我不懂技巧握緊鋤頭挖了一下午,手掌磨出了一個個血泡。老隊長看了很是心疼,第二天便安排我一個更輕松的活計,拿著火槍趕山雀守秧田。我扛著火槍,帶著老隊長的小孫子在田邊趕了幾天山雀,心里總覺得憋屈,硬著頭皮要求老隊長安排我再和隊里勞力一樣出工,老隊長依了我。

    勞動鍛煉,是知青生活不變的主題。在火熱的集體生活中,我們親近大地,感悟生活,學習成長,收獲著歡欣與喜悅,揮灑著汗水與淚水,增長了生活智慧和社會才干。記得我落戶的白洞大隊有個磚窯,燒磚用的柴火要到十來里外的山上去背。到了山上,老隊長扎了兩小捆柴火,想為我打個“人”字撐架便于上肩、歇腳,我不在意,扛起另外一捆較大的柴火就往山下走,一開始還頗有點氣昂昂的派頭,但很快就嘗到了不自量力的苦頭,感覺肩上的柴火越壓越重,累得我汗流浹背、舉步維艱。但我最終沒有放棄,硬是拼著不服輸的一股勁,咬緊牙關一步一步向磚窯挪移,那十來里路呀,比平時幾十里路還長。終于挨到磚窯卸下柴,一種如釋重負的清爽愜意頓時彌漫全身,雖然肩膀磨腫了,還破了皮,但看到柴火過秤有67斤,心里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勝利感。之后隨著勞動磨煉的積累,上山挑柴、打谷挑糧路比較遠時,我一般能挑一百二十來斤;修農田水利路不遠時,一百斤一包的水泥也能挑起兩包。雖然后來越挑越多,但記憶最深刻的仍然是第一次的“67斤”,那是我之后不斷刷新勞動記錄的起點。

    知青場里最苦最累的勞動要算燒石灰了,石灰窯是知青場的“支柱產業”,一年可以為場里創收兩萬多塊錢。在那1角錢就可以吃餐飯的年代,兩萬塊錢可是個大數目。場里對燒石灰創收彌補知青場經費不足非常重視,都是選派勞動能力強、能吃苦的知青去做。我們場里的石灰窯是個圓形梭窯,燒石灰需在最底層鋪一層柴,上面鋪一層石灰石,再鋪一層煤,接著又是一層石灰石、一層煤……層層疊至窯頂,燒好后從窯底掏出生石灰,清除灰渣,再從窯頂一層層加石灰石和煤。我們每天都要早起放炮炸石,然后把石頭一塊塊搬到窯邊,用鐵錘破成小塊,手、腳和脖子等裸露處經常被彈起來的碎石扎起小血粒。特別是夏天,溫度本來就高,石灰窯里更是炙烤難耐,我們每次進窯底坑道都是一身老汗,生石灰和灰渣又燙,還要用肚皮頂著撮箕往外搬運,汗水浸過石灰渣透過磨紅的肚皮實在難受。三年來的知青生活,我燒了一年多的石灰,這段苦累的工夫磨礪了我的身體和心志。值得回憶的勞動場景太多太多,掏糞澆地、插秧打谷、搬磚上瓦、挑土運石建知青屋……什么臟活、苦活、累活都干過。知青生活這段苦樂年華,充滿了勞動生活的激情,也鋪就了知青艱苦創業、奮發上進的青春底色。

    幾年的知青生活,戰友們在朝夕相處間建立了真摯而深厚的友情,大家抱著“在農村干出一番事業”的理想,純潔簡單、互幫互助,親如兄弟姊妹,知青場就象一個大家庭,友情的薪火點亮了知青生活的點點滴滴,溫暖了知青生活的日日夜夜。還記得我們一起上山砍柴的情景,山高坡陡空手爬上去都喘不過氣來,身體強壯些的男同學總是把柴先背下山,記了工分后又折回去幫體弱的同學把柴背下來。這無數趟背柴、挑糧、運石的路上,灑滿了我們的汗水與歡欣,也播下了知青友情的種子,在田野阡陌、山巒溝壑間生根發芽,伴隨著我們走過那段艱苦歲月。那個時候,我們在勞動之余也經常一起談人生、談未來、談理想,每當夜幕降臨,我們經常點煤油燈看書學習,有時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欣賞有特長的伙計們吹笛子、拉二胡、吹口琴……我經常一邊聽著大家吹拉彈唱,一邊樂在其中地畫畫、刻木刻、出黑板報,有時也給老鄉們寫生畫像,這些情景至今想起來都倍感親切、陶醉。這種特殊的味道,給艱苦的知青歲月增添了許多值得回味的情趣,那個時代的烙印,深深地鐫刻在我的心靈深處。《喜送公糧》《賽馬》《江河水》,還有《苗嶺的早晨》的長腔短調,至今仍在我的耳邊時常回響,揮之不去,歷久彌新。

    組織上對我們知青傾注了很多關愛,公社領導和帶隊干部也非常關心我們的成長進步,在他們關心培養下,我干過知青場的生產隊長、會計、民兵營長、場委會和支部負責人,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剛從生產隊回到知青場時,帶隊干部要我當司務長,負責知青場的伙食,組織安排大家的生活,忙得不亦樂乎。雖然工作比較輕松,但我還是覺得沒有下地勞動鍛煉“雄”,就向帶我們勞動鍛煉的潘隊長提出下隊勞動的要求。潘隊長很風趣,開玩笑對我說:“我們知青場是個連隊,你這個司務長就是勤雜排長,相當于排級干部。”我又干了三個月,但他最終沒拗過我,讓我下了隊。潘隊長參過軍,當過代理排長,到過大上海,還寫得一筆好字,我們對這位見過世面的隊長十分敬佩,也跟他學了很多東西。傳統教育讓我們始終在思想上充滿了上進心,我是在知青場入的黨,當時入黨要求很高,既有嚴格的政治標準,還要看過硬的勞動表現,可以說知青場的黨員都是“扁擔挑出來的”。

    從一個懵懂少年成長為一名弱冠青年,激情燃燒的知青歲月,已經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生命中最為寶貴的財富。是它讓我們認識了社會、熟悉了農村、感受了責任,也讓我們學會了感恩,感恩于黨組織的培養,感恩于公社干部和帶隊干部的關心,感恩于鄉親們的親情,感恩于時代給予我們的磨礪。我們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崗位,始終不敢忘記自己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該干什么,時刻勉勵自己竭盡所能為老百姓多做好事,直至后來組織培養我走上重要工作崗位,也始終沒有忘記知青生活這段成長的經歷,沒有忘記老百姓對我們的關愛,更沒有忘記鄉親們年復一年“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艱辛,只想多為他們擺脫貧困、生活好起來、富起來盡自己的一份心、一份力,以圖報答黨和人民的恩情于萬一。
(作者為中共湘西州委書記)

相關文章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土家族百科全書》出版之際
·《貴州土家族百科全書》首發儀式在貴陽舉行
·貴州省土家學研究會六屆七次常務理事會召開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史與現狀
·山巔的村莊
·老屋下的樂章
·竹林內外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
· 老屋下的樂章
· 竹林內外
·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場教育改寫人生的創新嘗試
· 土家族學者覃代倫授課2018中國非洲國家
·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田隆信 土家音樂是我一

楊正午 土家山寨走來的

譚學聰 將土家族文化傳播

潘光旦 土家族與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養體系初步構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寫...  
· 楊盛龍 用文字記錄民族生活風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說楊盛龍有關湘西散文的創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牽夢縈的奶奶家鄉酉陽  
· 向云駒 論“文化空間”  
· 蕭洪恩與土家族哲學研究  
   鄧超予 為傳承和弘揚土家族文化做貢獻
   開國中將廖漢生與十世班禪大師
   彭劍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將建土家族醫藥治療不孕癥基地
   土家族籍全國政協常委田嵐的時代風彩
   楊再平 刻骨銘心的城鄉差別情結
   周水秀 土家山鄉的平安守護者
   袁仲由 為民族宗教工作續寫新篇章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