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品評論
評《巴人河》:烈烈巴子國、浩蕩大清江
                          作者:向國平  信息來源:中國作家網

 
   早在三百多年前,古容美土司詩人群中有一位名叫田舜年的詩人,他曾經寫過一部《清江紀行》的游記體散文。由于兵燹事變,人事滄桑,原文早已散佚。我根據田舜年的行蹤推測,那一部失傳的散文頂多只寫了從漁峽口到宜都入江口那一段清江的山光水色與風土人情。如今,我讀到當代本土作家鄧斌創作的《巴人河》這部長篇文化散文,深為其大氣磅礴而震撼!

   作為長篇文化散文,《巴人河》長達40多萬字,稱得上煌煌大作!在立意上,這部作品關注社會的進程、民族的興衰,強調生命力的勁健堅韌,強調良知與良心,強調洞悉社會生活、百姓疾苦、時代呼聲。在表現方式上,采取了融藝術與學術于一爐的形式,兼及敘事、議論、抒情、描寫與說明的多種手法,想像豐富,視野開闊,任筆頭天馬行空,自由馳騁,放開收攏可謂運用自如。在題材把握上,其思路從宏闊而高遠的心靈世界出發,以深沉的憂患意識思索歷史淵源,感悟時代風云,關注人性狀態和人類命運,追求大向度、大命題之下的精神自省與道義承擔,始終服務于社會文明的進步與發展。

   作者對巴人信史、對清江風情的理性思考,對土家族民族文化的苦苦求索,對自己民族火一般熾熱的赤子情懷,對大散文筆調的成功駕馭,為讀者提供了豐厚的文化營養與藝術營養。他讓他的視野縱深五千年,橫及八萬里。《巴人河》章章節節中那些游刃有余的敘述,一瀉如注的抒情,激情燃燒的描寫,鞭辟入里的議論,讓我們不僅僅熟識了從巴子國到土家族的地方民族歷史,而且洞悉到祖先們開辟洪荒草莽的極其苦難而又悲喜交加的心靈史,還能夠透過作者自身的心理流程,領略到他對于當今時代文明現狀與發展前景的理性思考。

   總之,《巴人河》是一部涵蓋歷史、自然、社會、人生、宗教、哲學、經濟、軍事、文學、藝術等內容的真正的民族史書,是一曲對于烈烈巴子國、浩浩大清江的悲壯絕唱。從宏大的造勢來看,如此抒寫一個山地民族的悲歡離合與生死愛憎,應該是前無古人的了!

   我曾在一篇短文里說過:散文的藝術是抒情的藝術,也就是提供情感的藝術,就是讓人感情有所依附的藝術。鄧斌的情感是豐富而深切的,正像他所描述的那條清江一樣,總是奔涌著朵朵浪花,蕩漾著片片漣漪。他在《尾聲》一章,連續八次呼喊著“清江喲”,對在群山拱衛的峽谷里嗚嗚咽咽歌唱了七千萬年的清江寄托了多少情?傾灑了多少淚?給予了多少愛?

  “清江喲,你從歲月深處走來,/每一片浪,都回旋著遠古巴人嗚嗚咽咽的牛角號。/清江喲,你以千古奔騰的血性和氣概,/托舉起清江兒女一往無前的民族之魂。/廩君的土船曾在歷史淤積的渦谷逆流而上,/纖夫的號子曠久回旋在悠悠一線天;/穿峽而行的巴風為“踏啼之歌”伴奏,/總是在清江兩岸山呼海嘯般地傳唱。/清江喲,我驚訝你為什么會在幽邃的洞府中久久流淌?/這寂寞而痛苦的穿越,是不是巴子國民及其后裔磕磕碰碰的歲月的寫照?/清江喲,我驚訝你的漣漪為什么如此晶瑩剔透、清光照人?/是不是摻和了歷代“船老大”們過多的汗水與鮮血?/清江喲,我驚訝山崖上“背老二”那一聲聲蒼涼激越的呼號:/可曾是轟動在郢都街巷的《下里巴人》最原始的腳本?/清江喲,我驚訝粗獷放肆的“撒爾嗬”為什么地動山搖:/是不是與屈原的《九歌》、《離騷》、《招魂》同系一門血親?/清江喲,臥龍吞江,你跌落的輝煌是一卷難以破譯的天書啊!/清江喲,驚濤出世,你涅槃的姿態如掠起驚天狂飚的火中鳳凰啊!/……”作者就是從這種情感出發,來審視蒼茫夷水(清江)的生命倒影,母性土地的人文畫卷;就是以這種情感來審視與解讀八百里清江的古往今來和他所屬的那個民族。作者感情澎湃地叩問滔滔清江、莽莽群山:我們從何而來?我們是誰?我們走向何方?這一連串的驚世之問,是作者和這個民族始終不渝追尋的宗教命題與哲學命題。正是這些問詢,升華了一個民族的亙古渴望,也升華了作者自己關于生命的價值取向。
作者在清江與長江的合流處觀看兩道不同的江水浩浩蕩蕩的大融合,發出充滿深情的慨嘆:“當這樣一川玉液融入滾滾大江,究竟是一段綿長歷史的尾聲呢?還是一個全新時代的序曲呢?……任何一次江河的融合,正如人類文化的交融一樣:過去了的決不會了然無痕。序曲,總是在尾聲的裊裊余韻中悠悠傳響。”

   是的,廩君帶著部落遷徙,清江的碧潭,總是真切地映照他們輾轉漂零的行蹤;清江的波濤,負載過他們抗爭的血液,涌流過他們悲歡的淚水;清江的激流險灘,永遠回旋著他們慷慨悲壯的進行曲;清江的血脈,也記錄著他們烈火般的愛情與追求。清江自身三明三暗跌宕起伏的生命,是不是暗示著巴人歷史的艱難行程呢!伏流、暗礁、險灘、狂濤、激浪切割的大山,風雨剝蝕的溶巖……該是鏤刻著多少驚心動魄的往事啊!

   廩君與鹽水女神的戀歌,是“比茲卡”的祖先為他的后裔們奏響的優美而凄艷的婚戀文化的序曲,也為我們留下了一筆永世不朽的文化財富。這些財富的寶庫,至今仍深藏在清江大峽谷那座激情狂放的“日天筍”上和那個汩汩流淌生殖基因的“玉女盆”里。蓮峽河那座“情郎峰”和它對面的“美女洞”陰陽互補山川交合的生態,“施鶴要”小鎮上代代傳承的“女兒會”,永遠吟唱著“行不得哥哥,不如歸去”的情種“恨虎”鳥,以及幽會于森林公園的“樹纏藤”…… 把一個古老民族的人性與愛心張揚得淋漓盡致。《巴人河》更向我們講述了曾經發生在“女兒寨”的故事:“很長的一段日子里,一對青年男女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在那些幽邃的洞室里,日夜繾綣,同享男歡女愛之樂。數千年后,我與一群土家族血性男兒攀爬在據說是鹽水女神居住過的恩施州府南郊女兒寨的石壁上,深入到一眼一眼太古般深邃迷茫的洞穴之中,仍能感受到重重疊疊的洞穴里彌漫著天地交會、陰陽融合的氣息,殘留著醞釀生命、繁衍人類之舉的裊裊余音。男性的剛毅與粗獷,女性的秀美與溫柔,經過歲月的風化與積淀,有機地凝聚成了密匝匝的石筍、石菌、石幔、石硯、石鐘乳、石珊瑚之類生機勃勃的凹凸之物,向我們演繹著人類兩性基因由來已久的和諧與沖撞。”

   數千年來,巴人與他們構建的巴國,從“君乎夷城”到定都江州(今重慶),從“白虎之巴”、“龍蛇之巴”、“魚鱉之巴”等部落間的分分合合,到巴與夏、巴與商、巴與周、巴與蜀、巴與楚、巴與秦等軍事政治勢力之間的兵戈相向,勝負進退,這樣的歷史行蹤正如清江的暗流伏波,在歲月的空間里迂回曲折,難以歷數。巴國與巴國子民在巴人長河中的坎坷歷程、慘烈命運經作者濃墨重彩的渲染,不能不令讀者心旌震撼,仰天長嘯!

    巴國將軍巴蔓子寧舍頭顱不舍城的故事,是《巴人河》敘述巴人歷史的精彩之筆。這個故事雖在民間廣為傳頌,但作者更以生動的心理描寫和悲壯的細節刻畫將巴人血性展示得驚天地而泣鬼神。在悠悠漫漫的歲月長河里,巴蔓子的靈魂與日月同輝,為土家民族創造了燦爛的血性文化,為此后土家族英烈的浩然正氣奠定了堅實的人格基礎。
巴氏五子流入五溪后,巴國不存,巴人尚在!正如作者所敘述的那樣:“‘臥龍吞江’,江水因跌落而變得像冰雪一般皎潔,因被吞噬而變得像雷霆一般響亮。”正像清江經歷了“吞江”之后的困厄又一往無前融入大海一樣,巴氏子又虎長嘯而歸山,在武陵大山之中,在清酉溇澧之畔“避秦時亂”休養生息,“水散巴渝下五溪”,從而漸漸衍生成了當代土家族這個優秀的文化群體。

   在其后的文化生態里,《巴人河》的作者認為這個民族駕駛時勢,一路浩歌。《巴人河》第二章中如是表述:“土家族人的血管里洶涌的是春秋時代巴人的血液,無論是‘叛’還是‘服’,均是為了尋求一種民族的崛起、精神的自由。鑒于自然的和社會的環境約束,他們總是對新興的統治集團寄予較大的期望值,認為可以在接受封號的同時獲得廣袤世界的尊重與認同,而當封建王朝的根基一旦穩定下來,被稱為‘蠻夷’的‘土司王爺’們發覺自己仍在被控制、被利用、被歧視的境地里無力自拔,物質困乏,精神困厄,他們的命運在天險山河里如風吹柳絮,雨打浮萍,于是,巴民族強悍、尚武的靈魂又復活了!在‘反抗——鎮壓——反抗’的生存邏輯里,土家族一次次以鮮血和生命來維護自己民族的精魂,于驚心動魄的近身搏斗和殘酷殺戮中成就尊嚴,血祭理想,綿延著幾千年來的凜凜雄風!”單相程、覃兒健、田顏伊等為民請命,難道不是巴蔓子精血的基因所致么?田世爵魂斷水鄉,陳連升血灑南疆,向燮堂沖冠一怒,還有和平建設時期為決戰貧困舍生忘死的鄭友福、安國祥、曾廣玉、周國知等人…… 難道不是都亭山人文的血性綿延么?

   清江的歷史是厚重的,巴人的文化是燦爛的,土家民族的前程是美好的!《巴人河》的作者叩訪清江之首,是為了追溯一個民族的源頭。他站在都亭山之巔看到巴國不朽的“夷城”,看到巴蔓子神情自若、高高昂起的頭顱,想起了“哭嫁歌”與“撒爾嗬”的裊裊余韻。他走到清江之尾,看到高樓林立、大道縱橫、高峽平湖,想起了廩君的巴氏短劍和原始部落的樹窠;看到乘風破浪的巨輪,想起了巴人古樸原始的“土船”獨木舟;聽到汽笛長鳴,喇叭高歌,想起了遠古那一縷嗚嗚咽咽的牛角號聲。一個民族是怎樣從苦難而困厄的遠古走到今天這樣的現代化世界里來的呢?鄧斌在他的《巴人河》里默默地思索著,也牽引著我們這些讀者與之一道凝思。“風月狂挑吟擔,江山養就豪骨!”田舜年的豪放之語令鄧斌獲得了尋找民族根系的巨大力量,他站在“比茲卡”美好憧憬的平臺上莊嚴宣布:“大山的古老艱辛的歷程,清江的流血流淚的歲月,我的人生的起跑線,可以在時間長河里淘汰,可以被自然之頁勾銷,可以任現代文明替代,但是,它不應該被記憶所淡化,不應該被傳統的史冊所疏漏。丟掉它,就丟掉了土家人的靈魂!”

    一個“哭著來,唱著去”的民族,憧憬未來的信仰是堅定的,追求理想的意志是執著的。鄧斌這位鄂西南土家族的“末代背夫”告訴我們,清江的纖夫、溇水的排客、酉水的艄公、紅土溪的背簍會、“施鶴要”的“背老二”等等,都已隨著清江點燃的圣火和人間天堂后花園的崛起而離我們漸行漸遠,走向了古老的“神社”。然而,作者認為:“任何一個民族,在歷史的進程中走完一段坎坷,前面又會出現新的坎坷”,“人類在除舊布新的同時,還必須以悲劇的心境重構我們民族的精神文化,從濃烈的憂患意識中,升華出每一個人的使命感與責任感”。于是,清江,就永遠“洶涌在巴民族的胸脯里”!“澎湃在”作者的“血管里”,《巴人河》正是以強烈的使命感和憂郁感引發讀者的深深共鳴,并使得這部書的主題從遙遠的過去起步, 一直指向了遙遠的未來!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鶴峰政協退休干部)

相關文章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劉守紅:打造肉連響為土家文化符號
· 劉極勤:用手藝與鄉親們一起編結脫貧致富“
· 紀念田心桃:莫忘了她是“土家第一人”
· 四改織機,讓土家織錦“數字化”——記“荊
· 朱明躍是如何變成豬八戒的
·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
· 老屋下的樂章

田隆信 土家音樂是我一

楊正午 土家山寨走來的

譚學聰 將土家族文化傳播

潘光旦 土家族與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養體系初步構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寫...  
· 楊盛龍 用文字記錄民族生活風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說楊盛龍有關湘西散文的創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牽夢縈的奶奶家鄉酉陽  
· 向云駒 論“文化空間”  
· 蕭洪恩與土家族哲學研究  
   鄧超予 為傳承和弘揚土家族文化做貢獻
   開國中將廖漢生與十世班禪大師
   彭劍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將建土家族醫藥治療不孕癥基地
   土家族籍全國政協常委田嵐的時代風彩
   楊再平 刻骨銘心的城鄉差別情結
   周水秀 土家山鄉的平安守護者
   袁仲由 為民族宗教工作續寫新篇章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