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軼事
楊再平 全縣巡回演講美好記憶追敘

 作者:楊再平  信息來源:財新博客


當年“幾回浪底又浪尖”的景陽渡口如今彩橋橫跨

    1975年春節過后,縣革委會文教科(后改為局)科長李蔭華同志到我們客坊中小學重點考察開門辦學做法,校領導安排我做了個簡短匯報,沒想到引起領導那么高度重視,從此便成為他重點栽培的對象。本人所寫《永遠的偶像永遠的恩人》對此做過全過程敘述。

    你那次考察之后,我們學校便被樹為全縣幾百所學校中開門半學的典型,不少學校陸續來取經,每次也都少不了我給介紹典型經驗。我介紹經驗時通常腳登草鞋,農民穿戴,站在田間地角現場,不亢不卑,侃侃而談。
其實當時自己也沒覺得講得如何好,怎么緊接著就有周邊幾所學校請我去講。第一次是本公社的杜家壩中小學,第二次是長梁公社的下壩中小學請我去講。那時也沒車接送,都得自己走路。記得到長梁下壩中小學,三十多里路,講完后晚上自己走路回家,可能是在那吃油膩東西太多,鬧肚子,那晚走得好艱難。

    再后來是縣一中請我去講。那天傍晚,學校操場露天架著高音喇叭,上面提到的當時還兼任縣一中校長的李蔭華科長親自主持會議,他介紹我時就說了一句話:“今晚給大家講話的是貓坪公社客坊中小學的楊再平同志,他才十九歲!”那是我第一次面對麥克風講話,也是第一次將自己的聲音傳送到高音喇叭。

    在縣內,縣一中就是最高學府,我當年上高中就只上了大堰高中,后來一段時期改為四中,對縣一中更有一種高深莫測的神圣感覺。不過,那時的我,血氣方剛,初生牛犢,面對縣一中兩千多師生,也沒什么畏懼,講的效果還不錯。

    就那次演講之后,李科長決定從全縣挑選四人組成巡回演講團,由文教科叫尹丹清的干部帶隊,有些地方他親自帶隊,到全縣撤區并社后的24個大公社巡回演講,介紹“培養新型農民”的開門辦學教學典型經驗。我當然在其中,另三人分別來自長梁、三里、野三河。

    于是便開始了我們近兩個月的全縣巡回演講。

    當時都講了些什么,具體內容在記憶中其實已很模糊,但那種意氣風發的感覺仍記憶猶新。那種意氣風發,得意于演講場面,得意于演講中眾多關注并贊許的目光,得意于演講后聽到的譽美之辭,更得意于兩個多月走過的全縣24個公社美麗壯觀的山山水水。那是一次全縣巡回演講,更是一次全縣深度游。

    為了留駐那意氣風發的美好記憶,不妨摘其要者追敘之。

    柳暗花明火龍村  那是5月初,我們一行五人從建始縣城乘車到茅田小鎮,再到天生橋,由于當時還沒通往天生橋的車路,就只能步行,說是步行,其實是爬山涉水。那天一大早,我們就帶上干糧及飲用水,從茅田小鎮出發,登上一座山梁,望見目的地方向千山萬豁,山勢越去越低,“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油然而生。透過“山重水復”往右看,很遙遠的地方有一片峽谷低地,據說那是我們建始縣最靠近長江的地方,也是海拔最低的地方,名字叫“火龍村”。遙看火龍村,隱約能見那里的水田壩子柳暗花明,正抽穗的稻谷似送來陣陣稻香。由于眼前所見皆“山重水復疑無路”,那隱約遙見的“火龍村”就格外顯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漫山放映“閃閃的紅星”  沒怎么多停留,咱就沿著崎嶇盤陀的山道往下繞行,到海拔較低的路段,漫山開得正旺的映山紅,在明媚陽光的普照下,搖晃著,舞蹈著,似乎歌唱著,洶涌而來。那一下就讓我想起了剛剛看過的“閃閃的紅星”的情景,感覺那漫山都在放映“閃閃的紅星”,在播放主題歌“映山紅”:“夜半三更喲盼天明, 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 ……”

    騰云駕霧車行空 天生橋演講結束后,我們又爬山涉水回到茅田,在那演講后再乘車去叫葑竹公社的地方。茅田是建始的高山小集鎮,大約海拔一千多米,一年多數時間都在云霧繚繞中,從建始縣城到茅田就一直向上饒行,道路陡峭,出了茅田還要沿陡峭山路饒行到葑竹嶺,在葑竹嶺仰見許多山峰都被云遮斷,感覺車在空中行進,更有騰云駕霧幻覺。于是我便寫下了平生第一首小詩,題為“葑竹嶺行”,詩云:“云霧高山抱小鎮,出罷茅田還上嶺。仰頭望見云斷峰,騰云駕霧車行空”。這首詩的寫作日期是1975年5月7日,也就是毛主席“五七指示”紀念日。這雖是我生平所寫第一首詩,但自我評價不高,所以并未收入我的“山里山外”詩集。不過,這首小詩倒是真實地記錄了當年當月當日當時那番情景。

    龍坪街墻“打擊偷聽敵臺”的標語給人感覺很嚴峻  葑竹演講結束后即去龍坪。雖然去龍坪有車路,但達不上車,只得步行,走了大半天才到。龍坪小鎮坐落在高山環抱的一展平地上,那相當于建始縣的高原,五月份還涼颼颼的。那是建始通往巴東的車輛必經且通常必停之地,算是交通樞紐重鎮。由于那小鎮挨近四川,算是邊鎮,來往人員相對比較多比較復雜。當年到那小鎮,見街墻幾幅“堅決打擊偷聽敵臺的反革命行為”的標語,更讓人感覺那小鎮很復雜,或有敵情,給人感覺很嚴峻。

    有個聽眾25年后在北京相認成為過往甚密的好老鄉 大約25年后,也就是上世紀末,在北京遇到一建始老鄉,說是龍坪人,我就跟他說起當年去那演講的事,他想起來了,說當年他還是學生,聽過我演講,印象很深。他就是我今年初寫的“兵哥老鄉醉侃奇緣”那篇微小說的原形粟國錦先生。國錦1978年考上大兵走出大山,歷任戰士、電影組組長、團、師、軍級政治機關干部股、科、處干事,1992年7月任武警黃金指揮部政治部干部處副處長、處長,1997年7月任武警黃金指揮部副師職生產管理部副部長、黨委副書記,兼任安冶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后轉業到北京,現任北京隆達印刷包裝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他為人厚道,重情義,對家鄉更是一往深情,有時講起家鄉的事還熱淚盈眶。就聽過那一次我的演講,他還挺認我這老師,我們也因此成了過往甚密的好老鄉。

    石柱河邊農家夜宿品茶那濃香至今仍回味無窮  從龍坪到申酉再到青花(好像就是現在的高坪),又爬山涉水。那天來到石柱河邊,天色已黑,伸手不見五指,走不了了,就決定夜宿河邊一農戶家。那家人非常熱情,給我們弄了一桌好豐盛好美味的地道農家晚餐。晚餐后,又拿出剛采摘制作的新茶,放進印有“備戰備荒為人民”紅色毛主席語錄的搪瓷缸杯,在火苗上翻烤,烤得香噴噴的,然后倒進開水,只聽茲的一聲,泡好了讓我們品,一次又一次……那濃香呀,至今仍回味無窮。

    真正“養在深閨人不知”的飛來天柱  石柱河因青花那邊幾石柱得名。晚上夜宿農家沒看見河對面那幾石柱,早上一見,原來那幾石柱是那樣的神奇:如巨筍挺拔,如飛來天柱,藤苔纏繞,青翠欲滴,大小排列,錯落有致,鬼斧神工……。當我們躺水過河,透過剛剛燃燒的朝霞,仰望那幾石柱,觀其直指青天的氣勢,不禁想起毛主席的著名詩句:“刺破青天鍔未殘……”。再低頭看其在河水中的倒影,又是“群木懸植,叢山倒峙。崖底天回,浪中霞起。”那種感覺。那幾石柱完全可與湖南張家界或湖北恩施大峽谷的石柱比美,但卻鮮為人知,現在也百度不出詳細介紹,或許其所處位置太僻靜吧,那才真是“養在深閨人不知”的飛來天柱呢!可惜當年我們誰都沒有照相機那“奢侈品”,沒有“留此存照”。

    寂寞冷清石柱觀  相比石柱河那幾石柱,望坪石柱觀就幸運許多,現在已成為建始一旅游熱點,當然就能百度出詳細介紹:建始望坪,一馬平川,坪中有一山峰隆起,突兀凌空,尤如擎天大柱,人們稱為蟠龍山。這山海拔為1070米,相對高度51米,周長223米。山頂有一廟宇,古人稱朝貞觀,今人叫它石柱觀。蟠龍山周圍有風景三處,山西有清建寶塔一座,右側崖縫中有一涓流,久早不竭;東麓有一堰池,碧波蕩漾,常年不干。我們當年也登臨過望坪石柱觀,但那基本上是被人們遺忘了的地方,很冷清,沒有文字介紹,更沒有導游。至于人文景觀,當年被視為封資修殘留,已被破壞殆盡。就我們幾個人登臨,實乃“寂寞冷清石柱觀”。

    在花坪吃過“烊塵包谷飯” 花坪鎮,屬于建始高山地帶,但可能與四川挨近,地處要道,一直算比較大的集鎮。過去那里盛產包谷,但長年霧多雨雪多,難見陽光,只能將包谷放室內烘干,那樣烘干的包谷叫“烊塵包谷”,弄出的飯叫“烊塵包谷飯”,吃起來帶烊塵味,滋味不好。居住那里的人沒辦法,再難吃也得吃。低山地帶的人就聞而生畏,一般不愿去那工作或嫁給花坪人,就是怕吃“烊塵包谷飯”。我們那年演講到花坪,集鎮就些低矮破爛的木頭房子,街上人也不多,比較清冷,倒是有個叫小西湖的湖還比較秀麗。當年在花坪印象較深的就是吃過幾次“烊塵包谷飯”。不過,可能是偶爾幾次,沒說的那么難吃,還感覺另有滋味。2011年國慶長假回老家到花坪住了一宿,看到的新花坪已煥然一新:街道整齊熱鬧,由于那地方海拔高涼快,還有四星級小西湖國際度假中心,一派繁榮景象。問當地人是否還吃“烊塵包谷飯”,年輕一代不知所云,他們早不知何為“烊塵包谷飯”。
  
    傍晚從花坪到唐坪體驗“明月松間照”花坪演講結束后,我們又步行去唐坪。那是一個傍晚,一場小雨過后,云開霧散,空氣特別清新。天黑了,我們還在茂密的樹林里行走,就見月光從遮天的樹冠樹梢漏下,與近旁溝渠流淌著的清泉交相輝映。雖然不是秋天,也觸景生情地聯想并體驗王維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到五星老遠就見揮舞紅旗標語歡迎的隊伍  當年的五星公社,應該就是現在的紅土,我們在官店演講完后就又爬山涉水去那。那不少地方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之地,那幾上幾下七彎八拐的路太難走了。天黑前終于快到了,突然聽見鑼鼓喧天,仔細一看,就見老遠的地方有一“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關口,關口下有一支揮舞紅旗標語歡迎的隊伍,正是那支隊伍在敲鑼打鼓,歡迎我們!

    景陽渡口“搖櫓恰似刀裁浪”  1975年5月26日,陰雨連綿,當巡回演講團來到景陽清江渡口時,已是傾盆大雨,還伴隨地動山搖的雷電,那清江早已不清,而是滾滾黃流,波濤洶涌,那也沒動搖我們過江去景陽鎮的決定,還是毫不猶豫地叫來“船渡子”,就是梢公,幾人撐著老式油紙傘,冒傾盆大雨,乘一條小木船過江。那驚濤駭浪中的驚險反而讓人意氣風發,過江后當晚我就寫了首“暴雨清江渡”:“暴雨如潑瀉清江,狂風亂卷江水黃。滿江浪峰接踵去,青山巍然迎雷撼。扁舟一葉截流過,搖櫓恰似刀裁浪。幾回浪底又浪尖,隨波逐流任闖蕩。”30多年后,2011年國慶長假,我們又一行人自湖北恩施三岔至建始野三河游清江畫廊,到景陽渡口,故地重游,見當年那渡口已被一座高橋取代,完全不是當年的景象了,便和自己19歲那年冒暴雨過清江景陽渡口所寫的那首詩,再寫了首“清江畫廊游記”:“霽云如癡瞰清江,風平浪靜江水藍。兩岸懸崖競雄起,百瀑飛流比暢酣。翹船一龍順流游,歡歌恰似畫中演。幾回左轉再右彎,寵辱皆忘任野三。”

    那近兩個月的全縣巡回演講,是我職業生涯的一個小高潮,也是我融入社會、融入大自然的一個小高潮,進而是我個人成長發展的一個小高潮。那段小高潮是那樣的美好,以至于很不舍忘卻它們,所以要追敘,追敘那美好的記憶。


相關文章
·聆聽美妙
·楊再平 回憶開門辦學的哪些事
·楊再平 職場初嘗被打壓
·兵哥老鄉醉侃奇緣
·楊再平 微博家鄉巨變
·樹 殤
·楊再平《山里山外》詩詞集自序
·張家界神韻六首
·深山土家娃娃版的文革記憶
·吹起我心愛的小笛子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紀念田心桃:莫忘了她是“土家第一人”
· 四改織機,讓土家織錦“數字化”——記“荊
· 朱明躍是如何變成豬八戒的
·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
· 老屋下的樂章
· 竹林內外
·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田隆信 土家音樂是我一

楊正午 土家山寨走來的

譚學聰 將土家族文化傳播

潘光旦 土家族與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養體系初步構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寫...  
· 楊盛龍 用文字記錄民族生活風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說楊盛龍有關湘西散文的創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牽夢縈的奶奶家鄉酉陽  
· 向云駒 論“文化空間”  
· 蕭洪恩與土家族哲學研究  
   鄧超予 為傳承和弘揚土家族文化做貢獻
   開國中將廖漢生與十世班禪大師
   彭劍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將建土家族醫藥治療不孕癥基地
   土家族籍全國政協常委田嵐的時代風彩
   楊再平 刻骨銘心的城鄉差別情結
   周水秀 土家山鄉的平安守護者
   袁仲由 為民族宗教工作續寫新篇章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