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專訪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作者;王宇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訪談時間:2018年7月28日
訪談地點:湖南省湘西州龍山縣靛房鎮吾拉村
受訪者:田德武
采訪者:趙麗明,秦浩斐,陸澳,李旺奎
錄入整理:王宇
神通廣大的梯瑪
 
趙麗明(簡稱“趙”,下同):這位老師您怎么稱呼啊?
田德武(簡稱“田”,下同):我姓田,道德的德,武裝的武,田德武。我哥哥叫田德文,文武雙全的意思。我1950年的,今年69歲了。
趙:哇,您都快七十了呀。那咱們這個村叫什么名字?
田:原來是松林村,現在叫吾拉村。這個小組是樹西科,“樹西”是板栗,“科”是林子,以前這山上種的都是板栗樹。(按:據吾拉村的傅書記介紹,吾拉村村委會共有六個小組)
趙:那現在還有沒有板栗啊,板栗是經濟作物,你要是搞好了是不是還能賺錢啊?
田:有,但后來開荒就砍掉了,原來好幾個人都圍不住。
陸澳(簡稱“陸”,下同):爺爺,咱們吾拉村是不是有梯瑪呀,聽說您是梯瑪的傳人?
田:對,我老祖就是梯瑪的,上面有四代了。
陸:您爺爺的爺爺是梯瑪?那您爺爺還是梯瑪嗎?
田:他馬馬虎虎做了一點,但到我父親的時候就新中國解放了,就不行了。解放了還需要什么梯瑪嘛。關于梯瑪的都是神話小說,講不清楚。那都是些迷信的說法,真的有沒有還不知道嘞。那時候就叫烏龜梯瑪田華頭,形容梯瑪特別厲害。
陸:是這樣啊…那一個村只能有一個梯瑪嗎?
田:不是,除了我老祖外還有兩個梯瑪,都是瞎子。他們解放以后還在搞嘞,文革以后就沒有了。
陸:梯瑪需要穿什么特殊的衣服嗎,比如那種紅色的褲子?
田:那沒有,就是便衣便褲,土家褲。他們都是在偷偷地搞,要是穿成那樣不是要惹麻煩嗎。
趙:你做過嗎?
田:我沒做過,我那時候做教師哪能做這個,不過偷偷學過。梯瑪消災、驅邪、求雨我都學過。
陸:您聽說過關于您老祖宗的那些事情嗎?能給我們講講嗎?
田:我爺爺的爺爺小的時候很貧困,一個人在山上守野豬。守到第十夜的時候,有個晚上下大雨,一個瞎子老公公在山上沒路可走了,就到他家里。他一看有瞎子,就想把他“呼延”走(即趕走)。他的梯瑪技術都是那個瞎子給教的,那個梯瑪就是第一代梯瑪。
趙:就是說你爺爺的爺爺梯瑪是一個瞎子教的。
田:嗯,是一個乞丐瞎子教的,教他做梯瑪呀,教他一些本事呀。我那時候還不怎么知道,他年輕在學校里面讀書。到家以后他玩的好的給我們天天講,才知道這么一些事情。原來搞梯瑪呀,搞擺手舞呀,他就是做主持的,他們就是“忽悠”人家哦(指傅家人)。傅家人就是專門供應一些需要品,要牛就供應牛,要食物就供應食物。六月不下雨的時候,就在擺手堂殺牛求雨。傅家人去買(牛羊),我們求神。
陸:當時求雨是怎么求的呢?
田:求雨就是梯瑪演咒語啊,讀規則啊。什么請菩薩呀,請菩薩走后把牛雞殺呀。把血一灑后天氣能夠變一點,就是要下雨啦。還有六月封樹林,把羊子一殺,用血封山,誰不能砍樹就不能砍樹。什么時候牛放場,什么時候牛不能放場,莊稼什么時候收獲完了,才可以放牛。這就相當于制定村規民約似的。
趙:所以梯瑪還負責組織大家制定村規民約?
田:主要就是幾個負責人,田家、傅家、還有梯瑪,搞迷信活動。誰的家里有事啊,小孩不好啊,就來求雨、求神還有消災。
陸:您剛才講到梯瑪求雨演咒語,能具體說一下嗎?
田:演咒語就是念口訣,我們都是統一求的。弄一碗水,在水里畫一下,搞畫符。但是真的能不能下雨,就要看本事了。這只是我們這邊的習慣,你又不是天上的神仙,到底怎樣也說不清楚。牛一殺以后,天氣要變幾下,那是真的。
陸:您還記得那個符是怎么畫的嗎?
田:上面是個“雷”字,下面是個“井”。
陸:那梯瑪又是怎么求子的?
田:那過程可長了,唱不完。梯瑪站在桌子上,而桌子上還要再一層一層地落著高凳子、矮凳子。梯瑪一步一步走上去,象征著朝天走,嘴里唱著“要子子送來呀,要女女送來呦……”他用粑粑做成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從桌子上面丟下來,象征送來了金童玉女。梯瑪求觀音菩薩,觀音菩薩送子送孫。
陸:您有聽說過求子的時候“月老”和“克老”嗎?我在別的地方聽到的。
田:聽說過,不過不同地方傳說不同。別的地方說梯瑪求月老、克老等神仙辦事,但在我們這里梯瑪本身就是神仙,他上面沒有別的神。
陸:關于驅邪,您還學過哪些方面的?
田:避邪經,避邪的口訣。
陸:避哪些邪呢?只有一個口訣嗎?
田:嗯,避所有邪都只有一個。
陸:我們這里會驅趕白虎嗎?
田:會的,小孩子出皰疹什么的需要驅趕白虎。具體驅趕方式我父親會我不會。我父親念口令把白虎趕走,用梯瑪驅趕,還有在農家房檐的柱子上釘釘子,就意味著把白虎釘掉了。
漫談歡樂“舍巴日”
 
陸:爺爺,我們這里有舍巴日嗎?
田:有,我們有正月堂和六月堂。舍巴日正月初三開始,十五結束。在這期間求雨必須是單日不能是雙日,比如初三、初五、初七。雙日可以跳擺手舞,但茅古斯必須單日跳。跳茅古斯渾身穿著茅草,像鬼一樣。六月的時候也有舍八,六月六制定鄉規民約。
陸:四月八是舍巴嗎?聽說別的村在四月八過舍巴。
田:在我們這里不是。舍巴日是最大的節日,相當于過年,會做祭祀、跳擺手、做茅古斯,還有搞游戲的。我小的時候參加過舍巴日,大人在做我們在看,在文革前。原來有一個舍巴堂,就是擺手堂,我們叫它舍巴“ku lie”(ku lie: 土家語“山頭”的意思),里面有個舍巴菩薩。主要祭祀田家祖先,土司王。前面坐著三大姓的雕像,左邊是田好漢,右邊是向老官人,都是用木頭刻的。旁邊是八部大神,一邊4個貼在擺手堂上,用紙畫的。
陸:舍巴日做游戲?會做哪些游戲呢?
田:掰手腕,蛤蟆搶蛋,公雞搶雞,抵杠,騎眉棍,敬帕帕麻麻,玩帕帕麻麻……
趙:喔,你真的是什么都懂啊。畢竟當過老師。
秦浩斐(簡稱“秦”,下同):您能再具體講講舍巴日會干什么嗎?
田:不同地方不同。我們這里從臘月二十號開始家家戶戶放燈,在離家一丈的地方上香點蠟燭,排成長長一溜。三十號晚上土司晚會,就是拜年啊,放炮竹啊,祭土司王啊。初一天沒亮就都要出去牽好年歲,把東西背到山上去,去敬土司王。山上有神廟,擺著土司王、向老官人、田好漢(該寺廟即提到的擺手堂)。這幾天就開始為初三到十五制定安排,誰家干什么都分配著嘞。一般就是傅家人出蠟燭、炮竹、香,田家人做主持辛苦一點,就不用出物資了。初三請神,擺手的幾十個人站成圓形,要拉成個隊伍。中排的人一般八個,站成八字形,前面還有一兩排人拿著旗子,還有燒香敬酒的八個人。先敬梯瑪的祖先,再敬土司王,再敬旁邊幫忙的師傅,就是幫忙燒紙啊燒香啊之類的神,最后是他們的徒弟。初三請完神,初四就開始跳擺手舞。擺手舞跳的就是農事活動,一般就是開山、挖土、撒種、施肥、播種、除草,都是一些農事活動。擺手舞是第一個節目,先出場,從里面出來,然后看太陽,就是看天亮了沒有。然后穿草鞋,那時候做農活都要穿草鞋。穿草鞋之后的動作就自己安排,每個地方動作順序都不太一樣,有的是插秧。我們這里是耕地,然后是播種、施肥、插秧、踩秧。踩秧是用腳踩,苗旁邊有雜草,用踩把草搞掉。然后是捉蟲,秧苗上面是有蟲子的要把它捉掉。然后是收割、打谷子,還要挑谷子回家,為了慶豐收。這是一般的擺手舞。每個地方動作不太一樣,種玉米有種玉米的不同。還有摘棉花、織布、紡紗,動作可多了有幾十個呢。
趙:這個擺手舞男女都跳嗎?
田:男女都可以跳。一般五個人、十個人一組,十五個人跳最好看,八、九、十個人就馬馬虎虎,十個人以下就不好看。
趙:這個擺手舞能不能恢復成像廣場舞一樣跳呢?您這些動作都記得,您可以組成一個班子。
田:嘿嘿,這個不好組織啊,很難安排的。
趙:這里將來要是變成一個旅游景點的話,您可以跳擺手舞,表演給游客。您自己也可以組織別人一起跳廣場舞。您知道廣場舞吧?就是老年人晚上吃完飯沒有事情干然后跳的。
田:嗯。可以可以。
野人茅古斯VS喜慶擺手舞
 
趙:剛才聊舍巴日的時候您提到茅古斯和擺手舞,這兩者有什么區別啊?
田:那不同。走路也好,說話也好,都不一樣。茅古斯像野人一樣,拿著石頭呀,石刀呀,比較原始。跳茅古斯渾身穿著棕樹葉,兩只耳朵穿著琵琶葉,看不見臉。好像我會跳以后他們改了,穿棕樹毛做的衣服,棕樹葉干了就不好看了是吧?用棕樹毛做的衣服,像這樣,上面一身,中間一身,下面一身,兩只眼睛都看不見。以前覺得看見眼睛就不好了。那表演的老人家聲音又大,小孩子看見還害怕,哭的不得了。茅古斯就是為了紀念祖先,祖先就是由原來的猿人慢慢進化過來的嘛。茅古斯是驅邪的,只能單日跳,時間短;擺手舞是吉祥的,可以雙數跳,隨時跳,時間比較長。有的時候一燒篝火,人家都來看,到天亮還不停呢。我們小孩子就在下面打瞌睡。跳擺手舞一般都穿土家族傳統服裝,領子上、褲子上都有梅條,梅條就是繡的梅花。你們都看見過土家族穿的衣服吧,它一般是絲帕毛巾,這樣長長的。跳擺手舞是有傳說的。過去打仗的時候要我們土家人去參加,因為外族還沒來我們就跳擺手舞,結果外族看我們竟然打仗還跳擺手舞,可能是有本事不害怕,所以就逃走了。
陸:那個時候跳的擺手舞難道也是和農耕有關的嗎?
田:大擺手一般是講打仗的比較多,小擺手一般是講農耕的比較多。一個武一點,一個文一點。我們這邊主要跳小擺手。(說到此時,田德武爺爺開始跳起擺手舞)
秦:您剛才表演的順拐擺手舞以前就是這么跳嗎?
田:以前跳的不同,現在跳的也不一樣。以前是這樣的biang咚biang咚咚咚biang咚biang咚,現在年輕人跳的不一樣是這樣的biang咚biang咚,咚咚biang咚biang咚。年輕人跳的和我們有點相似一點。但是原先老的和現在不同,老的是這樣的biang咚biang咚咚咚biang咚biang,現在變得好看一點,動作優美一點,原先土了土氣,現在像這樣改進了一點,按照原始的是這樣擺的,現在變動一下是這樣擺的。
陸:現在您這村子還有跳擺手舞的嗎?
田:有,但是都出去打工去了。以前我住的時候都是年輕人,我們還報過比賽,比賽都是我搞的。我要求不同,叫到一起就一起來,所以你們可以去問問,不同村子出來跳擺手舞是不同的,因為我是老師很多都是我的學生,他們怕我,怎么要求怎么來,讓我搞茅古斯我沒搞,為什么呢?石堤村搞茅古斯我不和他們糾纏,沖突了不好,所以我就沒搞。既然是比賽就不能騙人家錢,所以茅古斯是這樣的。
陸:那再回到茅古斯。一場茅古斯又需要跳多長時間呢?
田:不一定,幾分鐘的有,20分鐘的有,50分鐘的也有,一個小時的也有。
陸:這是怎么安排的?
田:如果安排一晚上都跳毛古斯那就都是茅古斯,如果安排時間短一點30分鐘或者一個小時就必須把擺手舞加進去。還有很多游戲活動,我們的擺手舞說話出聲不同,開場白不同,你們聽不懂,我們的人有的也聽不懂,都是土話。
陸:初三到十五是舍巴日,擺手跳有固定順序嗎?比如今天跳農耕,哪一天跳彈棉花?
田:大年三十有安排。
陸:跳的順序不是固定模式是臨時安排的嗎?
田:對,是臨時安排的。例如本月13號,別人有喜慶的事,毛古斯是喜慶的,擺手舞也是一樣喜慶的,毛古斯要年輕,擺手舞要喜慶,這是本地的風俗。
陸:爺爺,茅古斯一般會有幾場?
田:有好多。一般是從搬遷開始,然后砌房子,挖水井,打獵,搶親,然后打鐵、教書、做農事就很多了,說不完。搶親、打鐵都是很粗魯的,會說一些下流的話。教書就是說一些“人之初,性本善”,跟《三字經》一樣的,聽不懂。這是故意搞得,土家人聽不懂,覺得好笑啊。茅古斯一般是晚上演,白天觀眾要要是要求,也可以表演。白天會嚴肅一點。我們這里敬了梅山以后必須要跳梅山舞,梅山舞很不好跳咧,現在差不都失傳了。它不是普通走路,而是要“飛檐走壁”,懸在半空中。現在只留下了八九個簡單的動作,開頭請眉神出山,問今天日子好不好啊,是好數還是壞數啊,然后再互相打招呼,和其他菩薩問好。接著其他獵物出來了,要幫人們擋獵,趕獵入網。這里面有個難動作要飛步向前,一邊跳一邊翻跟頭。最后就是大家歡笑,送眾神回山。總的來說就是請眉扇、迎眉扇、看腳印、安獵網、趕獵進網、殺獵打獵、挑獵回家、進梅山。一邊進一邊還要唱歌,感謝梅山。趕獵的人還要燒著香磕三個頭咧。磕完頭后要把臉和腳洗干凈,把衣服整理一下繼續跳梅山舞。跳梅山舞的時候規定不能嘻嘻哈哈的,必須要尊敬。跳完后就分配獵物,這個節目就算演完了。只有茅古斯才有打獵,擺手舞沒有。
李旺奎(簡稱“李”,下同):梅山神有什么貢獻嗎?
田:就是幫助窮苦百姓趕獵,分給大家吃,后來被老虎吃掉了。后人為了紀念她,趕獵的時候就請她,因為趕獵的時候衣服全部撕破了,感覺羞恥就在人們的后面走,大家一路叫她跟進來,所以跳梅山舞不能開玩笑就是為了尊敬她。梅山是個女的。
李:您會跳梅山舞嗎?
田:練過。小時候大人們在前面表演,我就跟在后面偷偷學,自學成才。我原來可以連續翻五六個跟頭咧,現在不行了,都七十了。后來我的學生也會跳,能翻七八個跟頭咧。
李:除了打獵,您能再給我們講講其他的茅古斯表演嗎?比如嫁娶之類的?
田:有演相親、結婚的,也有演兄妹結婚的,不過那都很粗魯了。甚至有表演者拿個棍棍在下面“杵”的,那都很下流了。以前我們罵過他們(表演者)一次,他們就不再演了。每一場茅古斯都有“示雄”,人在半人半猿的時候,走路不能變,生殖器也不能變,現在茅古斯已經逐漸改變這些動作,取消這些動作。過去演茅古斯女人是不準看的。因為說的下流話,做的丑化的動作,清朝以后可以看了
趙:不過這也算是原始時期的生殖崇拜吧。
數十年的流亡與守護
 
陸:您是梯瑪的后人,肯定經歷了不少故事。村里有紅白喜事的時候,梯瑪都會去的吧?
田:會是會,但結婚的時候梯瑪去的很少,去了就是慶賀慶賀,推煞氣。如果哪個小孩子的父親或母親死掉了,梯瑪就幫小孩子唱流傳詞,傳達小孩子的苦衷。梯瑪就唱母親怎樣十月懷胎呀,父母怎樣把小孩子養大呀,小孩子怎么盡孝呀。那小孩聽了都哭的不得了咧。祭祀也不一定說土話,有時候說古話,有時候也隨便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那時我為了寫這個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跑去問梯瑪但梯瑪不肯講。那時候問他們都問不出來,必須得“套”出來。人家怕把絕活傳給你就不“靈”了,所以一問都說“我不知道”。我就給人家買一條煙啊,稱幾斤糖啊,人家才給我說。他們說的好快的哦,我都只記第一個和最后一個字,回來通過記憶把它們補上。有時甚至還得用“激將法”,嚷嚷著“人家都知道你怎么不知道嘞。”很多古話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像春災啊、田間地頭之類的我原來都不懂,就是這一次有個老人去世了,他死的時候才告訴我的。以前我問了他好多年他都不說。這個人就是我堂弟的堂弟的外公。
趙:您是個繼承土家文化的有心人。
田:說實話,我這一代連說土語的都很少了,我必須把土家文化像個責任一樣的繼承下來。如果我這一代都不去挽救,下一代就沒有了。我寫了很多東西,包括土家語、漢語呀,茅古斯呀,擺手舞呀,梯瑪求子求神消災的呀,還有梯瑪念的咒語。我兒子說你天天寫那些東西有啥用啊,我說我要把土家文化記下來,到時候需要了自然會有用。所以99年的時候縣志辦來找我要書要簽名,我沒給他們。我心里氣得要命咧,你們當初開除我了,現在又來找我要書,我不給。
陸:聽說您會唱山歌?能給我們來一段嗎?
田:有啊,我馬馬虎虎會唱。我在張家界主持了一年多的土家風情夜,那里的土家語(節目)、一半的擺手舞都是我做的。我們唱山歌給觀眾放松嘛,反正那時候小孩也在外面讀書。后來我不搞土家風情夜了,縣志辦的劉林樸還問我怎么不搞了,回家干什么。那是因為我在臺子上吹咚咚喹,吹完下場時還剩了一分鐘,老板就罵我怎么不唱了。我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哪能讓他這么罵我,就走掉不干了。搞那個一個月掙1300,但還有小費,小費特別多。有一次兩個臺灣人上坡的時候腳受傷了,我給他們搞點花藥涂啊,他們就不痛了,一個人給我500塊錢。掙小費是很容易的。
陸:那您是和誰學唱的山歌啊?有師傅嗎?
田:哪用專門拜師傅啊,我們這里到處都唱咧。不過說實話,我并不喜歡唱歌。心情好了唱,心情不好就不唱。我都被開除十幾年了還唱什么歌啊,有時候人家一唱歌我還偷偷抹眼淚,心里苦呀。我出去打拼帶著小孩,河南河北、內蒙古、新疆我都去過。一路走來十五年,小孩子都長大成人了。
趙:所以你很樂觀,能承受這么多打擊。而且還養家糊口,帶著一整家子在流浪。
田:那必須承受打擊啊,你要是倒下了,后面小孩子就該怪你了。我老婆就跟我說,“你不能倒,只要你在,家就還在。”所以全家都是我一個人做主,吃飯穿衣都是全靠我。我必須要抬起頭,一直朝著前面往下走。我喜歡寫,在河北高碑店的時候,曾有個人讓我給他寫在高碑店的故事,一本150塊錢。那時候為了生計,150塊錢也很多了。還給了一條煙,那時候30塊錢一條煙。書的草稿我現在還留著。
趙:您實在是我們的榜樣,向您學習不僅要學習土家文化,還要學習這種面對人生的態度。
田:嗯,我自己受難從來不流淚,流淚能有什么作用呢?但我看見別人受難就流淚。(作者為清華大學中文系2017級本科生

相關文章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史與現狀
·山巔的村莊
·老屋下的樂章
·竹林內外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訪談土家民俗專家劉能樸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土家族飲食習俗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
· 老屋下的樂章
· 竹林內外
·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場教育改寫人生的創新嘗試
· 土家族學者覃代倫授課2018中國非洲國家
·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田隆信 土家音樂是我一

楊正午 土家山寨走來的

譚學聰 將土家族文化傳播

潘光旦 土家族與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養體系初步構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寫...  
· 楊盛龍 用文字記錄民族生活風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說楊盛龍有關湘西散文的創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牽夢縈的奶奶家鄉酉陽  
· 向云駒 論“文化空間”  
· 蕭洪恩與土家族哲學研究  
   鄧超予 為傳承和弘揚土家族文化做貢獻
   開國中將廖漢生與十世班禪大師
   彭劍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將建土家族醫藥治療不孕癥基地
   土家族籍全國政協常委田嵐的時代風彩
   楊再平 刻骨銘心的城鄉差別情結
   周水秀 土家山鄉的平安守護者
   袁仲由 為民族宗教工作續寫新篇章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